NLF

【胜出】时而晨,时而昏,但,终会光彩 ⑤ 完结

*性格OOC可能有

*脑洞清奇

*内含大量私设,二设

*原创人物有

*CP:BL 胜出

*时间在高二

*文章内容可能与原作有所冲突

*祝食用愉快

 

前文链接

 

等一下……

关于眼睛的……个性?

 

冷静地思考了几秒,爆豪决定放弃这个念头——去向一个杀人犯请求帮助解决个人问题,别说是英雄了,作为一个正直人他也不会这么做。

 

“可恶,那应该怎么做啊!!!”

无目的地嘶吼引得路人纷纷注意和避让,但爆豪并不关心这些,倒是心中那份不知名的不详预感让他感到紧张。

 

或许请求老师们在自己锁定的几个地点进行地毯式搜索迟早能够找到废久,但心中那分不安却让自己觉得如果这样做就晚了。可能会发生比废久死亡更悲惨的事——直觉是这么告诉他的。

 

我能怎么办?难道已经黔驴技穷了吗?

 

这场景要是搁在漫画或是轻小说里,恐怕早有迷之声音在主角的耳旁说道“还能有办法的”这样的话了吧。可惜,这并不是。

 

总之先通知老师,让他们先准备起来,抱着这样的想法,爆豪拨通了相泽的电话。

 

嘟……嘟……嘟……

 

拨号的电子音仿佛让时间变得漫长,仅几秒的时间就让爆豪觉得过去了几个小时。

 

“可恶,快接电话啊!”

过于焦躁的爆豪已经忘记自己拨打的是相泽的私人号码,而那个号码属于“常年静音,接通随缘”派。

 

听不到旁边喧闹的吵闹声,只有这富有电子感的滴答,配合着眼前空无一有的黑暗着实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就好像,在这片黑暗之中,有什么在指引着自己。

这或许并不是错觉,因为爆豪确实在黑暗的视野里感受到了一丝亮光,微弱却又明亮的光,而其所在之处一定就是绿谷所在的地方,爆豪是这么考虑的。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谁也说不上来,可能是灵魂交换的副产物吧。

 

然后,爆豪丢掉了手机,向着“光源”跑去。

 

“给我等着啊!废久!”

 

 

“还有不到半小时就要日落了,日本现在是秋天真是太好了。”男子看了眼手表,对着还仍然被挂在墙上的绿谷说道。

 

“为什么非要做这种事不可?……有这种能力的话,去帮助别人不是更好吗?”长时间的流血已经让绿谷的嘴唇有些发干,嘴里吐出的句子显得十分干燥。之前挣扎了太久的他也没有力气继续做挣扎了,只能垂下手肘和双腿。

而在这种情况下他所能做的只有语言开导了,好在敌人的年龄和自己相仿,解开他心结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绿谷是如此考虑的。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一开始就是个‘敌人’呢?”

绿谷沉默了,然后男子接着说道:

“我说,你认为什么事对于英雄而言是最为绝望的呢?”

 

“无法拯救眼前的人吧。”

 

“哈哈哈哈哈!”听到回复后男子突然咧嘴大笑,“天真,实在是天真得可爱,想必你一定是长期接受了这种天真的教育吧。”

 

“这才不是什么天真!所谓英雄就是要救人啊!连眼前的人都无法拯救,这肯定是最令人绝望的啊!如果你也曾是个英雄的话,肯定能够理解的吧?”

 

“我那就以一个前辈的身份告诉你好了,这根本算不上什么绝望。充其量不过是后悔或是遗憾罢了,因为自己能力不足而产生的后悔和遗憾。”

 

绿谷无法做出任何的反驳,血液的流失已经让他的大脑有些迟缓了,更何况他自心底也同样这么认为。

 

“真正的绝望是……你拼命想要保护的人却在背后捅你刀子……”

 

“你能理解那种明明没了你什么都做不了的人却在事成之后把你弄成罪魁祸首的感受吗?”

 

“你不是要嘴炮我吗?那就来啊,来承受我的恶意啊!”

男子用手攥紧了胸口的衣物对着绿谷吼道。接着,随着他的双眼上覆盖了层淡蓝色的光膜,无形的强力精神波动瞬间迸发,如同炸弹爆破般,无形的力量将房间里的一切都推向远处,直到撞上同样被精神力量覆盖的墙壁上。

而这对于绿谷而已是极为痛苦的——如同身置几千米的海底,强大的压力和无法呼吸的窒息感让他非常难受,想要叫喊却挪不开嘴唇更是让他的思维面临崩溃的边缘。肋骨粉碎,内脏破裂,体内大出血,绿谷所能感受到的这有这些。

 

等到男子深呼吸几口后,他的精神力才安定下来,而绿谷则垂下了头,生命体征近乎微弱。

 

“呼…真是的,不要触碰我的逆鳞啊,万一把你弄死了可怎么办啊…”这么说着,男子将手掌摊开,放在绿谷的胸前,在绿色光膜的包裹下,他的伤口都渐渐愈合了。

 

“所以…你是要向那些背弃你的人复仇吗?”认为对方的心情已经平和了,绿谷继续纠缠不休,这大概已经是他的职业病了吧,虽然还没有毕业。

 

“怎么可能,我要做的是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所以要先把世界毁灭一次吗…真是老套的计划啊。”

 

“正因为套路所以才算得上王道,这点你不是在清楚不过了吗?”

 

“哈?”这家伙究竟在说些什么。

 

“不过有一点你说的不准确,我所要做的并不是毁灭世界——而是夺取全部的个性,让世界重启。”

 

“哦对了,卡勒姆·西坤(Calem·Xiquu),这将会是第十代的名字。”

 

绿谷呆呆地望着称呼自己为西坤的男子,刚刚才恢复的他思维并不活跃,还没想好如何接话。

没等绿谷开口,西坤稍稍后退了几步,说道:“我想,‘你的英雄’差不多该到了吧?”

 

话音刚落,随着突如其来的崩坏声,数道裂缝迅速爬满了整个房间的墙壁,地板和天花板,在两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间隙里,被精神力量覆盖的房间开始崩塌,转眼间他们就失去了落脚点,停留在半空,和四周的瓦砾一同自由落体,底楼还隐约能看到闪烁的火光。

 

尽管刚刚听到崩坏声的时候西坤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讶,但眨眼的功夫他就又变回了那份游刃有余的模样,喊道:“我说,一般人会直接炸大楼吗?”

 

“他可不是什么一般人。”

失去了念力控制的水果刀对绿谷已经失去了威胁,轻松地拔出之后他开始考虑该如何下降,和他眼前那个正在用念力浮空的人不同,他可没有这样能在空中缓冲的能力。

 

要对着地面用smash吗?不不不,那已经是砸地面了,谈不上什么缓冲了吧?那如果集中防御的话…不,这个高度的话,大概会死…

 

不过自由落体运动可没好心到等绿谷思考完对策再持续它的vt²=2gh——仅仅3秒的思考就让绿谷落到了接近地面的位置,若再不采取行动他恐怕真要摔成碎骨了。

当然,在场的另外两人都不可能让绿谷现在就见春光,不过没等呆在半空的西坤用念力将绿谷浮起,突现战场的另一人便踏着火光,冲到半空拎起绿谷,随后再借着爆炸的反作用力还算是平稳的落地。

 

“给我在三秒之内解释清情况!”

 

绿谷不知道爆豪是怎样找到自己的,也不知道自己的话对爆豪有没有帮助,更不知道爆豪的到来能不能让战况出现转机,只不过,他永远对爆豪充满信任。

 

“把天上飞的家伙打飞!”

 

“就要这样才对!”

 

平稳落地后,爆豪赤脚重踏在瓦砾上,面朝西坤,一举将手上的绿谷扔了出去。借着爆炸的冲击力,绿谷迅速接近西坤,就像是早就知道爆豪会这么做一样,绿谷早已摆好了架势。

当西坤回过神来的时候,绿谷与他的距离已经缩短至半,他连忙展开念力壁阻止绿谷继续逼近,但匆忙架起的念力壁无法抵挡绿谷的全力一击,冲破阻碍后,绿谷抓起他的手臂将他扔向地面,而等待他的则是犹如火山爆发迸发而出的爆炎。

不用一秒的时间火焰便将西坤完全吞没,而难以控制的热浪也波及到了一旁的绿谷,不过这也正好,热浪将他吹飞几米远后,绿谷得以在远离爆炸中心的地方平稳地落地。

然而没等爆豪和绿谷在心中暗自窃喜,几道裂空气刃突然划开火焰,硬生生地将空气撕开几道淡蓝的残影,紧接着狂风肆起卷残云,爆豪和绿谷就像在风中的残烛一样毫无招架之力愣是被吹飞至几米之外。

 

“动来动去的实在是太碍眼了,反正再过几分钟黄昏就要过去了,干脆直接把你打到休克吧,第九代!”

 

落地后,西坤用念力抽出数根夹在混凝土里的钢筋悬在倒地不起的绿谷上面,似乎是对准了几个动脉。

 

“啊……啊……”

爆豪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由于刚才的冲击意识表达器已经损坏,而自己的大腿被碎石压着暂时无法动弹,他和西坤的距离又太远,一般的爆炸根本炸不到他,跟不用说以他现在的状况连精确的瞄准都做不到。

 

最差的情况……

 

“给我晕过去吧!”

 

锐器撕裂皮肤与肌肉的声响刺激着爆豪的耳膜,十分细微,却又清楚得可怕。只觉温热的液体飞溅在自己的脸上,腥臭充斥着鼻腔,颤抖着,恶心得不行,就像是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从喉咙里翻倒出来——

 

“出久!!!”

久久未被使用过的喉咙里挤出沙哑而沧桑的吼叫,撕心裂肺,好似要撕碎整个苍穹。

 

别死啊,别死啊,不准死啊混蛋!

 

当最后一丝余晖从绿谷的背部溜去,黑暗笼罩这片废墟,一切正如西坤的剧本进行。他张开一面漆黑的翅膀,大而厚实的羽翼如同吸走了所有光芒般黑得让人感觉不到实体,阴森而恐惧。“死亡之翼”这称呼大概就来自于此。

 

“那么,一切都结束了。”

 

不,还没结束……我不会让他结束的!

 

爆豪奋力握紧双拳,试图挣脱压在大腿上的碎石,但他的大腿已经完全麻痹,伤口也远比他想象得要严重——股动脉已经被戳破,再过不了多久爆豪也会陷入休克状态。

 

“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劲了。”

 

“什么都拯救不了的。”

 

西坤如此低语着,不知道是对爆豪说的,还是他的自言自语。

 

“那这次,由我来拯救你!”

 

伴随着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女声,地面上突然腾起薄雾,不像是水汽又不是灰尘组成的白烟,看上去浓稠体感却很细腻,还带有微微的清香。在这薄雾之中,爆豪只觉身体变得轻松,意识水平也渐渐恢复。然而没等在场的人一探究竟,一束强光突然落下——尽管它如月光般白净而皎洁,但西坤确信这绝非月光,而是更加虚无缥缈的东西。强光驱散了这些薄雾,将地面染至洁白,随后点亮整个黑夜。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眼前还是昏暗一片,但昏暗中有了轮廓,看得清眼前的东西,像是戴着墨镜在看东西一样。

 

想到这里爆豪猛然起身,再次抬头,确信自己能看见东西后,轻声嘀咕:“能看见了……”

 

“啊,你醒了啊?身体怎么样?姑且给你做了治疗,不知道有没有大碍。对了,你头上的护目镜最好先别摘下来,不然你的眼睛会受不了强光刺激的,嘛,原本应该给你戴墨镜的,但我身边就只有这东西了。”

 

爆豪望向这位有些健谈的女子,美丽,这时爆豪一时间唯一能想到的词,此刻坐在他床边的女子仿佛就像从哪本时装杂志里走出来的女明星一样,知性,美丽,还有强大。

 

“莎莉娜·魂御·耶法(Serena·Tamao·Yeva)”爆豪认识这个声音也认识这张脸,她就是校方为他请来治愈眼睛的英雄,同时恐怕也是之前救了他和绿谷的英雄。

 

等等……魂御?

 

“谢…谢…”尽管音色有些沙哑,但爆豪确实能够完整吐露出完整的词语了,于是有些惊讶地捂上嘴唇,接着就察觉了异样——为什么我的嘴唇上会有唇膏?

 

“啊啊,抱歉抱歉,因为要发动个性所以就亲了一下……这该不会是你的初吻吧?”

 

“不是,初吻给了一个混蛋。”

 

果然他俩是姐弟吧,都那么喜欢瞎亲八亲?算了,还是不要多问私事了。

 

“啊,说起来那个混蛋,伤得比我想象的还要重啊,不过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再过几小时就会醒了吧。”

 

毋庸置疑,爆豪对耶法投去了诧异的眼神,明明才刚刚见面但对方却好似非常了解自己一样。

“您的个性究竟是……?”

 

耶法竖起食指赌上了爆豪的嘴唇,轻闭左眼,说道:“Secret(耶法这里用的是法语,而法语中的秘密和英语一样是Secret)”

 

“哦……嗯……”

 

“那么,我想你现在有很多事想问我吧,比如我为什么会有个中间名,我和叉子是什么关系,那个敌人最后怎么样了,以及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些。”

 

对于耶法的话爆豪过于震惊,只能信服地点了点头。

 

“先回答几个简单的问题好了。和你想的一样,我和叉子是姐弟,父母离异后我就随母亲搬去法国了,名字里留了父亲的姓做中间名,然后读心术是我所拥有的个性中的一个。”

 

“最后…关于我和卡勒姆,也就是那个敌人,他消失了。被我终结的,这也是他所期望的……”

说到这里,耶法的脸色黯淡了下来,很显然,她并不想聊这个话题。

 

“不想聊的话,就算了吧。”察觉到这点的爆豪立刻做出了举动。

 

“果然爆豪很体贴呢……”

 

“哈?才不是……”爆豪本想立刻驳斥,但思考了几秒,又改话道,“或许,是吧。”

 

“哈哈,体贴也好,温柔善良也好,绝不是阻碍强大的东西,相反而是通向强大的必需之物。因为若不对生命抱有纯粹的善意和尊重是绝对无法成为最强的。”

 

“但是,过于温柔的人总是会受到种种恶意潜移默化的影响……若目标是No.1英雄的话,可能终有一天会变成像他一样吧……”

耶法一直看着爆豪,但她眼里所见的绝对不只是爆豪。

 

“所以,希望在那个时刻到来的时候,你不要像我一样姗姗来迟。”

 

“开什么玩笑,我要怎样才能拯救自己啊?”

 

“哈哈哈,说的也是,是我多言了。”爆豪的一番话打破了严肃的氛围,也让耶法大笑。

 

“对了,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应该会听取我的任性的吧,作为一名英雄?”

 

“别太得寸进尺就好…”

 

耶法起身,拿走了爆豪的护目镜扔到了他手里,突如其来的强光让爆豪闭上了眼。然后,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

 

 

“为你的世界献上祝福吧!!!”

 

 

 

 

Fin

 

 

 

 

 

 

 

 

 

作者的碎碎念

感谢你看完这篇语无伦次的文,剧情大暴走是我写的太久的锅orz

想把很多东西写进去结果没有编辑好显得非常杂乱,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最初想的东西没写进去,包括一个剧情废案(因为群里的人说太虐了所以改掉了,结果就是持有和眼睛有关个性的敌人这一伏笔没能用上,还又双叒叕创造了一个原创角色…)本来还想安插自己的英雄观的,结果找不到时机orz

关于原创角色,这里稍微介绍一下吧

魂御叉戟:拥有操纵灵魂个性的少年,名字里魂御来自于此。

卡勒姆·西坤(Calem·Xiquu):没错,原型就是PMXY里的男主角x  Xiquu这个姓来自中文吸取拼音的英语化写法。个性是“夺取和给予”,以生命能量为基准的夺取和给予,适用范围包括但不局限于寿命,体力,个性,恶意。

莎莉娜·魂御·耶法(Serena·Tamao·Yeva):是的,原型是PMXY里的女主角,my Serena!Yeva意为给予生命的,与Xiquu相对。个性同样是“夺取和给予”。

↑应该明白这两人啥关系了吧

关于XY&Z事务所这个名字,XY自然不用说,指的就是西坤和耶法,至于Z,源于Zoe,意为生命。

 

副标题以及文章里还有很多梗等着大家去发现【bushi】

 

 

评论(5)
热度(19)
沦为一个视奸号()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