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F

【胜出】怎样做西兰花才会好吃

*全员OOC注意

*没有任何剧情

*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CP:BL 胜出

*我流自创mafia背景

*食用大概不会愉快

*标题欺诈注意

 

 

 

 

「终于来了。」

 

 

 

“愿意做我的护花使者吗?”

 

爆豪难得的小憩被突然而至的甜美女声惊扰了,抬眼看了眼这位女士——如同声音般甜美可人的脸蛋,加上前凸后翘的身材,说是从某个时尚杂志里走出来的也会有人信吧,比如上鸣之类的,而鲜艳的红色晚礼服更是让爆豪想起来自己正身处一个大型庆典的角落里。

 

“喔噢,大美人诶,喂爆豪你什么时候交到这么正的美人的?怎么也不告诉我们兄弟几个?”看到八百万的那一刻上鸣的眼睛都直了,不停地用手肘戳着身边的爆豪。

 

“闭嘴安静,享受你的晚宴,然后找哪个茅坑待着去吧。”

 

“嘴太毒了吧啊喂!?”

 

“嗯哼,你们的关系真不错呢。那么,您的回复是?”八百万微笑着伸出了自己的手。

 

爆豪接起了八百万的手,说道:“荣幸之极。”然而从他的语气里感受不到丝毫的高兴或喜悦。

 

“可恶,独自一人和这么一个美人待在一起,太过分了吧爆豪!!”上鸣和切岛咆哮着,不过回应他们的只是爆豪的一个中指而已。这引发了八百万的一阵嬉笑。

 

“这有什么好笑的?”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这样的一群伙伴还是件不错的事吧?虽然偶尔可能会惹出麻烦。”

 

“您太看得起他们了,他们没有不错,只有麻烦。”

 

“哈哈哈,你这样嘴不饶人可不好哦。啊稍微等一下……”八百万松开了手跑到一个餐桌前,拿了一盘炒菜带到爆豪的面前,打算和他边吃边走。

 

“这什么?”

 

西兰花哦。这里的西兰花烧得很不错,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带给家族里的老爷尝尝。”

 

“老头子一把年纪了牙口不好吧。”

 

“才不会呢,老爷身体依旧硬朗,只是今晚正好有事不在家里,好像是到那什么极北之壁,奥布德……?”

 

奥布斯蒂安。”

 

“对对对,就是这地方。听说那里的气候和我们这完全相反呢,大雪纷飞,现在估计是银装素裹,白茫茫的一片吧?有机会真想亲眼去见见。”

 

“我对那种可以冷死人的地方不感兴趣。”

 

“啊啊,爆豪先生总是说些扫兴的话。”八百万随即摆出了一副嫌弃的神情,而就这不经意的神情却让爆豪打了个寒颤。

 

女人真可怕。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会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听的。”尽管心中有一万个不情愿,爆豪还是顺着八百万的意思了。

 

“嗯哼。那里真的是个好地方,不知是否是天气的原因,那里的人对待外来人都非常的热情,拿出烟火来招待客人都不是可不能。”八百万放下盘子后开始比划起来,试图做出放烟火的动作。

 

“你这是炮火吧。”

 

八百万的微笑中透露着杀气,不过被爆豪果断无视了,伸手推了推她的背部:“好了好了,接你的人来了。”就这样说着,把八百万推向了舞池中。

 

“等,等下,话还没……”等八百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爆豪已经走远了,而她自己也被迫挤进了舞池里。

 

“美丽的小姐,能做我的舞伴吗?”

 

这样的声音猝不及防地传进了八百万的耳朵里,随后以他人无法察觉的程度微微扬起了嘴角:“你来的太快了。”

 

离开八百万后,爆豪独自穿梭在嘈杂的人群中,并不是厌恶吵闹的环境,只是这样的热闹让他有些厌烦,于是默默地点了根烟,向着并不能看见的新月吐出一圈又一圈的烟圈。

 

今晚就动手吧。

 

烟抽尽,爆豪也回到了切岛他们那,“喂!”了一声后摆了摆手,示意让他们跟来。

 

面对老大的指令三人自然是无法违抗,仅仅是听到那声叫喊也齐刷刷地站起,只不过爱作死的上鸣非要嘟囔一句:“啊?现在就走啊?我还没玩够呢,不对,我压根就没玩啊?”

 

听到这,爆豪停下了脚步,转过身,一只手勾在上鸣的肩上,另一只手比划着手枪的姿势抵在他的腰部,在他耳边轻声吐气:“白痴脸,天上更好玩。”

 

上鸣电气,高举双手以示投降。

 

“说笑就到这了。”松开上鸣后,爆豪对着濑吕说道,“酱油,把通讯器给我。”

 

“我叫濑吕……”虽然嘴上这么吐槽,其实濑吕并没有想反抗爆豪的意思,他还年轻不想英年早逝,只能老老实实地加密过的通讯器双手奉上。

 

「全员注意:

目标是装运黑曜石的白色集卡车

目标成员是最大最古的家族之一No family

目标对象是绿谷组boss混球DEKU

注意车上可能运载火箭炮等大杀伤力武器

地点在北边城门外的灰色地带

进入灰色地带后立刻动手

以上。」

 

读着爆豪刚刚才发出来的指令,三人不免露出疑惑和诧异的表情:“这个……当真?”

 

“你们几个意思?”爆豪转首就是个回眸一瞪。

 

“不……没……没别的意思,不对不对,什么都没有。”认怂三连。

 

同夜,稍晚的时候,一辆白色的集卡刚刚通过北门的闸门,缓缓驶入连通另一座城市短暂而尤长的灰色地带。还没走过半路,一阵爆鸣声瞬间打破了黑夜的寂静,引得鸟雀乱飞,接着枪火纷飞,愣是在连月光都吝惜着不肯照耀的地面上燃起了星光。

 

对情报泄露以及埋伏一事完全不知情的No family中的几个成员面对全员出动的爆豪派阀即使拥有大杀伤力的武器,在人数压制前也只有被草割的份了。

 

战火没有持续多久便以爆豪派阀单方面的压制结束了,身为分队长的真堂摇连询问“你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的机会都没有就因击中流弹身亡了。

 

也不知道是刻意为之还是真就如此幸运,身为目标对象的绿谷出久竟只受到了些许擦伤,其余伤痕皆是在被抓后拷问时留下的,而作为传承9代之久远的宝物——任何愿望都能实现的许愿机——被誉为最为坚硬的宝盒,其硬度与金刚石相比有过之而不及的麦高芬自然是在火焰中依旧安然夺目。

 

“诶,这就是传说中的麦高芬吗?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盒子而已。”

无惧余焰,爆豪在火焰中穿行,捡起了掉落在绿谷边上的麦高芬,仔细揣摩了一下,实在是看不出这玩意除了硬度方面和其他普通的盒子有什么区别。

 

“我记得这东西是声控的吧,好像必须是本人发声,连录音都没用,怎么,被关了几小时你连惨叫都没叫一声吗?挺厉害的嘛……”

 

说到这爆豪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到现在为止绿谷没有说一句话,于是一个箭步冲上前捏住绿谷的下巴,将他的头扭向一边,几道印刻在其脖子上的血印撞进了爆豪的眼里,让他难免为之震惊。

 

“你他妈是白痴吗?”苦笑。

 

.

.

.

 

十二月,斯立肯戴尔赛德的初雪终究还是落在了奥布斯蒂安,没有漫天飞舞只是些零星小雪,白色的别墅,白色的道路,周围早已秃枝的景观植物显得十分冷清。事实上也是如此,偌大的别墅里仅有三四人而已。

 

“好冷啊……”绿谷说道,声音比起以前沙哑了很多。

 

“就算经过了治疗,你的嗓音也回不到以前了,你应该明白的吧?”一旁是正叼着烟的爆豪。

 

“嗯,当然明白,所以我才这么做的。”说着,绿谷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疤痕,虽然线已经拆了,但疤痕却永远留在了那。

 

“那麦高芬怎么办?那可是所有愿望都能实现的宝物啊?就这么抛弃吗?”

 

“那种东西都是假的,什么万能的许愿机啊,就像那什么冬○圣杯,潘○拉魔盒,阿○丁神灯一样,都是些虚假的东西。”绿谷举的例子听得爆豪一愣一愣的,随后绿谷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如果你要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另一……”

 

没等绿谷说完爆豪就立刻打断了:“不需要。我会是那种需要依仗这种莫须有的东西来实现愿望的人吗?啊?”

 

 

「不过,麦高芬,与其说是不需要,更像是早就拥有了吧。」

 

 

FIN

评论(4)
热度(57)
沦为一个视奸号()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