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F

【PM同人】小小的旅人

神吧三题活动参赛文,那边投稿截止了来这边混个更,证明是个活人


选题:特殊的日子  期待  铃铛

基于游戏设定的原创大陆背景,出现在此处的全是原创角色。

特盖尔取自together

其实有正文, 但是难产持续中



「无需等待,带你领略阿罗拉的风味(form)——太阳牌速溶向尾喵可可。」

 

匿名 10:20

咦,这人好像有点眼熟?

 

匿名 10:21

这不就那个,三、四个月前出道的新人偶像吗? 

 

匿名10:23

还真是,自那个伤病暂时休养之后首次登场吧?居然只是个广告CM www

 

匿名 10:24

嘘!说不定人家只是个花瓶呢w

 

匿名10:25

好过分的发言hhhhh

 

 

少女的手指划过手机屏幕,尽是这些负面评论,这让她的神情不免有些难看。

“塞西尔,别太在意网上的发言了。”一旁的女子连忙提醒道,手里还拿着数份文档,忙得不可开交。

 

这是一辆疾驰在公路上的小轿车,少女装扮华丽,脸上的妆也画得得体,一副整装待发要参加什么节目的模样;而另一位,年龄稍长些,穿着十分正式的黑色西装,平板电脑,纸稿文件,眼睛和双手一刻没停下来。

 

“嗯,我知道。”如此说着,塞西尔关闭了社交软件,让手机界面回归桌面。

100多天前,她正式出道,成为了受到一定青睐的新人偶像,似乎一切即将开始,前途无限。但好景不长,三个月前,一场手术几乎断送了她的偶像前程。

 

“没有人相信呢……”

塞尔西看了眼自己的左腿,尝试移动它,但却怎么也无法顺心,每一次移动都伴随着微微的颤抖,在旁人看来非常简单的翘腿动作却显得有些变扭。只好叹了口气后,消遣般地打开了漫画软件,今天好像是她喜欢的条漫作者时隔许久更新的日子,于是赶紧再评论区刷上了句“奶奶快看,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你关注列表的克莱尔更新了!”。

 

“怎么了,突然笑的那么开心?中奖了?”坐在她边上的就是塞西尔的经纪人,和她一样

也是个刚上任的经纪人,但素养还是不错的。

 

塞西尔收起了自己的微笑,回答道:“没什么,只是喜欢的作者更新了。”

 

“对了,池田小姐,离目的地还有多久?今天就是为一家新开的餐厅做美食报告吧?”

 

“嗯没错,今天的任务还是很简单的,距离的话,让我翻下地图……”说罢,池田看了眼地图软件,“再穿过一个隧道就差不多到了吧。”

 

“既然都谈到工作了,我们再来核对一下今天的流程吧,首先……”

 

突然司机的一个急刹打断了池田和塞西尔的对话,只见前方一片红灯闪烁,明明不是什么高峰时段,但此刻整条公路被堵得水泄不通,完全处于瘫痪状态。不止是横七竖八的汽车,连人和宝可梦也纷纷奔走在公路上,应该说,纷纷逃离此处。

 

“前面发生了什么吗?”

 

“好像是出了车祸吧,还挺严重的,估计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了。”

 

这是车外有人敲了他们的车窗,司机摇下车窗,之间敲窗的是一名身着便服的青年,他向司机示意了自己手腕上陀螺一样东西,然后说道:“我是保育家,前面发生了山崩和车祸,秩序很混乱,你们能先绕行吗?”

 

“怎么说,经纪人?”司机拿不定主意,回头问道。

 

“既然保育家都这么说,那就……”

一阵剧烈的摇晃又次打断了池田的话——是地震,所有人都如此反应道,三人赶紧跑下车,没等地震停息,只见山顶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滚滚来下。

 

“泥石流!?”保育家如此惊喊道,虽然昨夜是下过一阵子雨,但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地震竟如此强烈。而身为保育家的他反应速度自然要比常人要快些,他迅速抛出两枚精灵球:“巨金怪,大钢蛇,保护大家!!”

 

就在宝可梦蹦出精灵球的那瞬间,夹杂着土壤枝叶等各种杂物的巨岩不断逼近地面,保育家的巨金怪立刻用『精神强念』试图停住泥石,但无奈数量实在太多,刚刚进入战斗状态的它仅仅只能做到减速,巨石还是砸烂了公路和汽车,掀起了大量尘灰一时间遮住了所有人的视野。而大钢蛇则是用其巨大而坚硬的身躯试图为聚集起来的人们挡住冲击和尘灰。

 

地震并没有就此结束,又一波余震随即而来,虽然震级体感不大,但摇摇晃晃的,让人难以保持平衡。

 

“天野队员!汇报情况!”保育家的耳机里传来了急促的叫喊,这是特盖尔地区的保育家联盟传来的连线。

 

“17号道路隧道附近发生强烈地震并引发了泥石流,余震持续,山体可能发生二次崩塌,状况十分混乱,伤亡人数……可能在六十人以上,请尽快支援!”

 

“救助队和急救队还需要一些准备时间,不过救援物资已经请本联盟最速‘快递员’送去了,清天野队员先进行应急!”

 

“最速快递员不会是……”

天野话音未落,一阵强风从其身后传来,周围的人也被这阵强风影响,不得不说按住吹乱的头发和衣服,他的耳机里也随即传来了挂断音,随即转头,只能看见一个硕大的淡黄色躯体,以及一时半会儿数不清的各式急救包。

 

“果然是快龙啊。”天野似乎对这种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了,熟练地将急救包拿下并迅速分好类之后,快龙没等他的下一步指令便又迅速飞了回去。

 

快龙也挺辛苦的啊……天野这么想着,披上了快龙给他拿来的保育家制服。

 

“怎样?急救物资都送到了吗?”这时,再次传来了与联盟的连线。

 

“嗯,第一分批都收到了,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此时,余震暂时停息,也没有另外的泥石流,天野一边维持现场的稳定,对伤员做简单的处理,一边等待联盟的指令。

 

“已经和17号道路附近的宝可梦中心联系过了,可以把伤员先送去那里。救助队和急救队应该快到了,你先维持现场的稳定,治疗轻伤者并安排他们前往宝可梦中心,重伤者等救助队和急救队到达在进行分类和治疗,然后请持续汇报现场情况,一旦有情况请立即汇报。”

 

“明白。”

接到指令的天野再次行动起来,他让大钢蛇先运输行动不便的伤员前往宝可梦中心,留着巨金怪和自己一起在现场继续救助。

按照一般情况,保育家应该尽可能地发挥宝可梦的力量去救助,但实际上像17号道路这种存在大量人工要素的地方很少有宝可梦聚集,更别提借助合适的宝可梦的力量了。

 

救援快点来啊……

天野如此祈祷着,希望伤员和灾害不要再增加了。

 

然而多数的事实教过我们不要随便竖旗——正如现在这种情况——天野突然意识到自己只关注了隧道外的伤员,却没想到没准隧道里还有更多伤情更重的伤员,于是向隧道里望去,只见一名女子慌张地跑了出来。

 

“有谁有冰属性的宝可梦吗?会冰属性招式的宝可梦也好啊!”

 

“暂时止住血了,接下来再等医生来诊断就行了。”见状,天野处理完眼前的伤员,迅速跑到女子跟前。

女子看到天野穿着制服,没等他询问情况便解释道:“隧道里似乎有汽油泄露,里面还有很多不能移动的伤员,如果不快点处理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女子的声音不算小也很清晰,距离她不远的塞西尔听到后,向她回应道:“如果刺甲贝可以的话!”如此说着,塞西尔快步走上去,不过碍于腿脚不便不能跑过去。

 

“里面太危险了,如果可以的话把它交给我?”考虑到现场状况并不安全,天野不能让一名普通的少女陷入危险。而一旁的女子看到塞西尔的脸后,一时间愣住了,说不出话。

 

之前说过什么来着?对,人不能乱竖旗。

 

山顶那边又传来了岩石滚动的声音,看样子山体的松动非常严重了。不过天野他们可没时间考虑这个——

 

“危险!!”

如此叫喊着,天野一个健步冲上去抱起了塞西尔,眼看岩石马上就从女子的头顶滚过,又急忙跑回去,放下塞西尔后,双手护着她们的头部,将她们往隧道里扑去。

虽然天野本意并不想让无关者处于更危险的情况,但无奈他没有任何可以使用冰属性招式的宝可梦,而汽油爆炸,尤其在密封的环境下也难以忽略其危险性。两者权衡之后,天野选择了带塞西尔进入隧道。

 

请原谅我。

 

……

 

“喂喂!天野队员听得见吗?刚才听到了剧烈的冲击声,发生了什么情况吗!?”

 

天野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着地的实感,慢慢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浮在空中,身边的两人亦是如此。

 

“『意念移物』?”

“啊抱歉,呼叫本部,刚才又发生了山体崩塌,我现在被困在了隧道里,不清楚外面的情况。”

天野一边向着联盟汇报情况,一边将两人放下,顺便瞟了眼飘在女子头上的铃铛响,确认了自己刚才的猜测。

 

“明白了,会让他们优先稳定现场的安全,并优先清除通往隧道里的障碍。”

 

“拜托了。”

 

暂时暂停与联盟的连线后,天野对着女子说道:“那只铃铛响是你的宝可梦?”

 

“是啊,我可还没脆弱到让一个比我小十岁的弟弟来保护。”像是意识到什么不对,女子又补充道,“啊,我不是拿年龄说事,不好意思刚才那句话忘了吧。”

 

“不……我其实……只是觉得你的应变能力很强。”这么说着,天野拿出了三个手电筒并打开了其中一个——隧道内不出所料得一团糟,看上去不仅是隧道口,连隧道内部也发生了崩塌,大概是塌在了中端的位置,将整个隧道一分为二。

 

难道没有定期安全检查吗? 天野如此感叹道。

 

女子从天野手中接过手电筒,一边带路一边回应道:“……,等你做个几年急救,想不熟练都难。”

 

“原来是医生吗!?”

 

“两周前是。现在只是个普通的见习宝可梦医生。”

 

接着就是一阵沉默,塞西尔也插不上话,只能紧跟着女子。

随后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辆卡车和一辆轿车相撞后的惨状,而卡车的油箱被震破,柴油正不断泄露。两辆车是车头相撞,不凑近去看根本辨不清里面的人是生是死,只有一片血肉模糊。

 

“就是这了,那个……”

 

“碧翠丝·塞西尔。”

 

“嗯……嗯,塞西尔,拜托你了。”女子似乎并不是不知道塞西尔的名字,只是那个名字好像难以启齿。

 

“刺甲贝,使用『冰冻光束』!”

白光乍现,刺甲贝蹦出球后熟练地将能量集中在角的尖端,射出散发着寒气的淡蓝色光束,将整个油箱以及已经泄露在外的柴油全部冻住。

 

天野最后再检查了一边周遭,确认没有泄露在外的易燃易爆物品,松了口气:“这样应该就能暂时安心了。”

 

确认过安全后,女子来到了卡车的车头处,由于撞得是在太彻底加上卡车的座位本来就偏高,她只能让身体娇小的铃铛响从缝隙里进去查看,没一会儿铃铛响钻出来后只是用『意念移物』拿出了两枚精灵球,接着对着女子晃了晃脑袋。

 

“不行,这位已经不行了。”

说着,她便把精灵球交给了天野管理——这是行业规定,对于丧失主人的宝可梦一般交由处理人和自然关系的保育家联盟处理,由他们选择放生的环境或是在人类社会里继续生活,工作。虽然无论哪一种都无法抚平被遗留下的宝可梦内心的伤痛。

 

女子接着又看了眼轿车的车头——安全气囊没有打开,作为驾驶员的男子一头栽进了仪表盘中,身下也被变形的车头卡住,血流不止。

 

她看着这个状况,考虑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救不了了……”

看似轻巧的几个字眼,其实对于医疗工作者来说是最不愿说出口的几个字吧。她的内心有多无助和不堪,这是在一旁的天野和塞西尔无法揣测,也没有时间揣测的。

 

“喂,车后座好像还有人!?”天野叫喊道,并试图打开车门,但它似乎由于巨大的冲击而变形卡在了那,任凭天野施力也丝毫不动弹,于是转而向傍边的两人求助,“塞西尔,用你的刺甲贝对这扇门降下温,那个……”

 

“神崎星末。”总算有机会自报家名之后,神崎抛出了一枚精灵球,“拜托了,双卵细胞球!”

 

接着,塞西尔的刺甲贝尝试用『冰冻光束』给变形的车门四周冷冻降温,让它变脆,随后则是让双卵细胞球用『精神强念』将整个车门移出。

这两个过程进行的很顺利,泛着紫光的车门被精神力量移出后,三人也终于能看清车厢里的具体情况——确实还有一人,是一名稍胖的女性,由于被安全带保护着,看上去仅仅是撞到了前座的枕靠受到了些冲击造成了昏迷。

神崎让铃铛响和双卵细胞球将女子平摊在地面上,开始做起检查,并放出了自己的差不多娃娃,让它对着患者持续使用『治愈波动』。虽然『治愈波动』对于宝可梦而言效果立竿见影,但对于恢复力不那么强大的人类而言,它的功效充其量也只能是缓解伤痛和加速伤口愈合而已。

 

“瞳孔正常,大脑应该没问题。”神崎检查完双眼后说道,“麻烦拿一下气管,她有些呼吸困难,总之先保证呼吸通畅。”

 

虽然神崎这么说了,但是非医疗专业人员的天野显然并不知道气管在急救包的何处,可能连气管长什么样都不清楚。

当然,神崎看在眼里,于是叹了口气后,对他说道:“把急救包拿来吧,我自己来。”

她刚准备插管时,患者突然眯开了双眼,右手颤抖地捏住了她的袖口,嘴里像是念着什么词。

 

“救……救……我……”可能是由于意识不清醒,患者的话断断续续的。

 

“放心,会有医生来救治你的。”

 

“不是……我是说……孩子……”话音刚落,患者又合上了眼,右手也又一次无力地落到了地上。

 

“孩子?……车厢里还有人吗!?”听完,神崎赶紧让天野再次检查一遍车厢。

 

“没,车厢里没人了!”

 

这般回应让神崎有些慌了手脚。迅速插完管后,她再次审视了一遍患者,如同自言自语般嘟囔着:“因为她有些肥胖所以我就忽略了……该不会她……”

 

“差不多娃娃,检查一下她的腹部!”一边如此命令,一边解开了患者的上衣。

 

差不多娃娃的听力水平比一般的听诊器还要灵敏,所以即使在医疗层面上也足以信赖,而这只差不多娃娃可以算是跟着神崎几年的老手了。它将自己的触角贴在了患者的腹部,来回滑动,像是听到了什么一般,随后对着神崎做出了可能只有她会懂的表情。

 

“tabu,tabunne!”

 

“果然……怀孕了……”

 

听到神崎的这句话,天野和塞西尔面面相觑,也不知如何是好。

“那……那会怎样?”

 

“现在不清楚具体的情况,也说不准,但这种母体持续昏迷的状况肯定会影响到胎儿,得赶紧送去医院。”

 

“我现在确认外面的情况。”说着,天野便联通了和联盟的连线。

 

于是,神崎转头对着塞西尔问道:“那个,你的刺甲贝会『超音波』吗?”

塞西尔点了点头,接着,神崎便招呼刺甲贝对患者全身使用『超音波』,而她的差不多娃娃则继续用触角听取回声中蕴含的讯息,这样在紧急情况下就能代替超音波仪,对患者进行扫描检查。

 

一旁天野开着扬声器与联盟对话,但里面的内容却显得不是那么乐观——

“还要30分钟以上才能打通通路吗?”然而患者看上去并不能坚持那么久,天野也是明白的,“不能想办法快点嘛?我的巨金怪和大钢蛇也在吧,用他们的力量打碎岩石的话……”

 

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天野突然停止了对话——他察觉到隧道的入口处,也就是被岩石阻挡的不远处,也有不少难以移动的伤患,如果盲目使用大破坏力的手段只会加剧二次伤害。

 

“抱歉……入口处也有很多伤患,不能这么做。”

 

“啊,是的,我们也是这么考虑的,所以只能一点一点挖开来。话说你能不能从里面想想办法?公路上的伤患已经全部撤离入口处了,所以即使从里面发动大破坏力的手段也没事。”

 

“嗯,我会想想办法的。”嘴上那么说,实际上天野手中已经没有其他的宝可梦了,而隧道里也没有野生的宝可梦可以供他使用。

四面楚歌。于是,他转而尝试向神崎和塞西尔求助:“就是这样……你们有什么强力的宝可梦吗?”

 

神崎摇了摇头,她手中也仅有铃铛响,差不多娃娃和双卵细胞球这三只破坏能力并不强的宝可梦。

 

“我……我也只有一只卡咪龟……”

 

在场面一度陷入不知如何是好的僵局之时,差不多娃娃似乎发现了什么,和其他几只宝可梦商量了一下。接着,刺甲贝集中对腹部使用『超音波』,而差不多娃娃则一边听取腹部,一边对着双卵细胞球说些什么,然后双卵细胞球分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用超能力改变它的形状,如同成像一般展现给神崎看。

 

“这是……”神崎仔细观察了双卵细胞球给她做的模型——像是胸腹腔被什么东西遮蔽了一般。

“横膈膜破裂?”

差不多娃娃和双卵细胞球都点了点头。

 

“糟了,不赶紧做手术的话,患者会有生命危险的……”神崎明白情况紧急却无动于衷,只是低着头,不断颤抖双手,而她的宝可梦也只是无助地看着她。

 

“简单地说一下这是什么情况?”

 

“就是分割胸腔和腹腔的横膈膜破损,胃啊肝之类的器官上移到了原本肺的位置,引起了呼吸困难。恐怕是冲击太大造成的……”

 

“那不是很危险吗,那……”天野的言下之意就是希望神崎为患者治疗,当然她本人也听得出来。

对此,神崎却坚决地否定了:“我已经不是医生了,而且也好几周没做过正经手术了,患者可担负不起这险。”

 

沉默半晌。

 

“那,你要看着患者就这样死去吗?”天野直视着神崎,而神崎显然承受不起这般期待,随即别过了头。

 

“一个鲜活的生命从自己手中逝去的感觉太过痛苦了。”双手紧握在一起,试图隐蔽颤抖不止的事实。

 

“这点我也一样啊!无法拯救的人也好,宝可梦也好,我也不是没遇见过。”天野来到了神崎的跟前,抓住她的肩膀,将她转过身面对自己,“但即便如此,我们也要去拯救啊!”

即使是在特殊情况下,对面也是素不相识的女生,意识到这点的天野赶紧松手后退:“啊抱歉……”

 

说得很轻巧。我何尝不是这样走来,又走不下去的呢。

神崎甩开天野的手,再次低头看着患者面容——那是一张既年轻又沧桑的脸庞,年龄与自己相仿,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丧偶的同时,与孩子一起生命垂危,还遇上了自己这样一位“庸医”,岂是悲惨二字能够概括的。

 

……

 

相信谁小时候都有过宏伟的梦想,期待过救济苍生,拯救世界。

因而,选择了医生,救死扶伤。

 

然而,拯救生命的自豪感还没怎么体验过,送走生命的罪恶感却接踵而至。

无法拯救的生命,无法挽回的梦想,摧毁过他的生活,断送过她的前途……

 

“所以我放弃了啊……”

是啊,就是胆小虫一只,担负不起那么沉重之物。什么精英名号,也只存在于理论之中罢了。

 

“我做不了……”

 

这时,塞西尔深呼一口气,突然对神崎说道:“我不知道医生以前做过多少台手术,失败过几次,但我从来没觉得医生害了我。”

神崎正是三个月前塞西尔小脑肿瘤摘除手术的主刀医师之一,这台手术也可算是压死神崎脆弱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

神经太敏感的人果然还是干不了急救。她在向院长递上辞职信的时候,这么说道。

 

“相反,神崎医生拯救了我的生命,完成了医生的职责。”

 

“所以这次,你也一定可以完成的。”

 

想要哭泣却憋不出泪水,想要驳斥却组不出语句,无数患者的名字、患者的面容、家属的神情涌上心头,复杂地交织在一起,最终也只能勉强挤出一句:“净会说些漂亮话。”

 

“谁让我是偶像呢。”塞西尔冲着神崎做出一个标志性的商业微笑。

 

“话先说在前面,我可不(仅)是因为你才放弃做医生的。不过你说得对,我那该死的医生的尊严不允许我见死不救。”

 

“天野,辅助就摆脱你了。”

 

“是!”

 

“那我去想办法解决通路的问题……”

“我来送你过去,铃铛响!”

 

于是,塞西尔“乘着”铃铛响的『意念移物』迅速前往入口处。

另一边,神崎双手紧握,深呼一口气,平复脸上的神情,归于冷静,看着患者的胸腹说道:“无菌布和手术刀。”这次天野很快就找到了无菌布,和神崎一起铺在了患者身上。

 

“失礼了。”

 

……

 

虽然形势之下来到了这,但我能做什么呢……

塞西尔望着塞住隧道入口的巨大岩石心里想道。

 

“总之先试试看吧,出来吧,温妮!”塞西尔口中所说的温妮便是她的卡咪龟——一只很普通的雌性卡咪龟,除了它脖子上挂着的像弹珠一样的东西。塞西尔摸了摸卡咪龟的头部,接着下令道:“使用『水炮』!”

 

卡咪龟深吸一口气,随后喷射出强力的水流,其猛烈程度不亚于自来水管爆裂。然而这点威力在巨岩的面前还是犹如雨打萍般无力。

纹丝不动,甚至没有出现一丝缝隙。

 

“可恶,温妮,再来一次!”

其实再来几次都一样,塞西尔也清楚,自己又没有像一般的训练家一样特训过自己的宝可梦,无法撼动岩石也是于情于理。

 

“小姑娘,你的卡咪龟上挂着的,是超级石吗?”似乎一旁的伤者注意到了塞西尔的动静,开口问道。

 

“是的,水箭龟进化石。”塞西尔循声望去,但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有些难受。

声音的源头是一名二十出头的青年,右臂被摩托车压住,全身也有多处擦伤,出血好像止得差不多了,但体力明显不多了。

 

男子费力地用牙咬下挂在左手腕上的铃铛绳,随后将铃铛扔给了塞西尔:“那,拿着这个。”

 

“铃铛?”

 

“里面装着钥石,我看你身上没带钥石就给你好了,这样就能超级进化了,应该可以打碎岩石了。”

 

“不,这……”

 

看着塞西尔有些犹豫,男子挤出了笑容,对她说道:“你看我这样,就算治好了也没法进行宝可梦对战了吧,那就送给小姑娘你好了。”

 

这种情况下不应该笑啊……

 

“但是……我的卡咪龟还没进化,即便有了钥石也无法超级进化啊……”塞西尔低头看了自己的卡咪龟,卡咪龟也跟着低下了头,似乎有些自责。

 

“不是你的错。”塞西尔抚摸着卡咪龟的头部安慰道。

 

“没事的,只要有足够的信任,相信宝可梦会回应你的期待的。”缓缓抬起左手,冲着塞西尔竖起了大拇指。

 

“那……我试试看。”塞西尔将铃铛放在手心,握紧双手,闭眼祈祷,祈祷自己和卡咪龟能够成功。

 

“哦对了,我能在舞台上听你唱《小小的旅人》吗,我还挺喜欢这首歌的。”

 

塞西尔知道自己的泪腺已经崩坏了,虽然不清楚是具体哪种情感压坏了泪腺,不过确实撑不住了。但她也知道自己要笑着,因为她是偶像,也因为这种时候更应该笑着:

“会的,一定会的,所以一定要来看啊!”

 

“哦呜!”

 

塞西尔抹了抹还没来得及流干净的泪水,露出更为坚定的眼神,握紧他交给自己的铃铛。

祈祷就不必了,我相信我们能做到,一定会做到。

 

“要上了,温妮!!”

相同的褐色眼眸传达出相同的意志与情感之时,蓝白色的光辉包裹着卡咪龟的全身,它的身体逐渐变化,接着,虹色的万千曲线在两块石头之间交相辉映,如同彩虹般的双螺旋光辉闪耀在其额头,短短数秒,当光辉消散,温妮已经拥有截然不同的形象——超级水箭龟。

 

“再一次,『水炮』!!!”

 

三个炮口迅速填充空气,接着,远不止之前三倍震撼力的水流喷射而出,强悍的水炮震得尘土飞扬。

 

“温妮,集中到一点!”

 

于是,超级水箭龟将双臂抬起,使得三束水炮得以归于一束。不出几秒,或细或粗的裂缝爬满了水炮四周。

 

“就是现在,『加农光炮』!”

 

水流稍作停息,超级水箭龟张开嘴巴,银白色的光芒在口中聚集,随后,一束泛着白光的光炮一举穿过巨岩,被贯穿一个大洞。岩石、碎片、尘土四处飞溅,而一旁的铃铛响则用『意念移物』控制碎石,防止他们伤害到患者。

 

“通了通了!能看见里面了!”

随着岩石的破碎,在外面的救援队也得以入内,其中几人向塞西尔表达感谢后,便和队员一起对周围的患者展开治疗。

 

“太好了呢。”

两人相视一笑。

 

另一方面,神崎的手术也很成功,她最后将纱布塞进患者体内的时候,救援队也赶到了她们跟前,她向急救医生汇报伤情之后,患者也被抬上担架,准备送去医院做进一步治疗。

 

“这不是做得很成功吗?”

天野冲着神崎笑了笑,不过他也没有太多闲聊的时间,收拾了一下医疗器具,他便准备去帮助其他救援队员。一旁的神崎也是如此,尽管是个恐惧手术的前医生,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能多个有急救知识的人也是好的。

 

“不过是结果论而已。”

 

“结果论也没什么不好啊。”

 

神崎被天野的这句回答逗笑了,回了句:“这算诡辩吗?”

天野煞有其事地思考了一下,随后也只是笑出了声。

 

……

 

“喂喂,神崎吗?”

 

“怎么天野,今天很闲吗,突然打电话给我?”

 

17号道路特大灾害事故发生后一周,大家的生活也逐步步回正轨,该说笑说笑,该工作工作,该学习学习,有时也不得不感叹人类某方面的自愈能力可能比宝可梦更加强大。

 

“没什么,只是这边的一些患者已经逐步出院了,就想问下之前那位孕妇怎么样了?”

 

其实今天神崎也正好去医院看望她,毕竟她不太放心停术几周后的自己的手术水平,于是已经向熟人打听过她的状况了。

“已经顺利进入围产期了,听说连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好像叫铃吧,因为当时一眼看到了我的铃铛响,干脆叫铃了。”

 

“怎么感觉有点敷衍啊哈哈。”

 

“是吧是吧,我也觉得。不过她和胎儿都没事比什么都好。”

 

“是呢。那你呢……我是说工作方面?”

 

“准备转正了,作为宝可梦医生。”

谁让我还是一只胆小虫呢。

 

 

 

Fin

 

 

 

 

 

 

 

 

 

后续碎碎念

 

特殊的日子:灾害发生的日子

期待:其实文中有多种多样的期待

铃铛:神崎的铃铛响,塞西尔的钥石,胎儿的名字

非医疗专业,文中的专业内容若有错误请指出()

其实就是想讲述几个人(旅人)在自己的旅途中相遇而发生的故事,正文亦是这个基调。以人为中心,宝可梦的部分好像有点少。似乎也没有太多碎碎念可以讲,大概就是这么个平淡的故事而已,能力不足,很多情感没有酝酿到位Orz。

先有内容再选的题,所以有些套题的感觉()

 

再讲一下几个主角的人设

碧翠丝·塞西尔(Beatrice·Cecile,Beatrice意为为人祈福、使人快乐的女孩):

总之就是一个新人偶像。想做偶像的起因是想赚钱又正好被星探发现。

出生在阿罗拉地区。

性格是非常平凡的路人系女孩,出道时也以此(亲民、和蔼)为卖点。长相可爱。

16岁,身高162cm,体重45kg

 

天野友人(友人意为朋友,与本文无关不赘述):

从小有着维护和平、正义的理想(小男孩的通病x),于是和幼驯染(刑警)一同踏上了相关的职业。

性格热血,认真,责任心强,容易害羞。池面设定,身材很好。

19岁,身高179cm,体重70kg

 

神崎星末(星末取自星星的碎片,与本文无关不赘述):

十一二岁时决定了成为医生的梦想,在医学院中表现优异,被誉为精英。实际从业(包括实习)的几年里,由于自己的或失误,或能力不足,或医疗水平不够等等原因没能治好很多人,内心备受煎熬,最终选择了辞职。

内心非常纤细,时常会过度考虑患者的感受。为了掩盖这样的“缺陷”,戴上了冷淡自我中心的面具,非常逞强。

急救时期常常熬夜通宵,皮肤比较差,全靠化妆掩饰。有点虚胖(也是由于常常熬夜)。

29岁,身高165cm,体重54kg

 

伊诺克·克莱尔(Enoch·Claire,enoch意为虔诚,追随者,与本文无关):

文中出现的一名漫画家,正文主角之一。(主角其实非常多)


评论
沦为一个视奸号()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