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F

【胜出】各行其是的后夜祭

*性格OOC可能有

*剧情灵感来自 SKET DANCE

*短打

*CP:BL 胜出

*背景为没有个性的学院故事

*由于是从长篇脑洞里截出来的片段,可能会显得无逻辑。

*祝食用愉快

 

                                      各行其是的后夜祭

后夜祭——雄英高中学园祭最后一晚的活动,传统来说会有烧烤,篝火晚会和烟花大会等活动。大家会在这一晚享受学园祭最后的时光,并对未来的一年展开新的期待。

而身为学园祭期间的执勤人员,绿谷出久稍许无法享受这样的欢乐时光,因为他现在正在自己的社团活动室里处理文件。

 

“虽说我们‘学园救援团’是为了帮助有困难的学生创立的没错……但是以‘我想好好享受后夜祭,所以学生会的事物就拜托你啦。’这种话来进行委托,轰乡前辈真的是很……很不要脸呢。”

绿谷出久默默地吐槽着。社团里的大家都去好好享受后夜祭了,只留他一人在活动室里,不管怎样,寂寞的心情是难免的,不过文件,还是得处理的。

 

“好想吃烧烤啊……”绿谷哀叹着,又看了看桌面上的文件,继续叹气,“已经快七点了吗……真希望能赶上八点的烟花啊……”说着,又奋笔疾书了起来。

 

大概没过几分钟,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了过来,在绿谷说了“请进”之后,一名红发的少年气喘吁吁地冲到了绿谷的面前。

 

“啊,是切岛啊,怎么了吗!”

 

“绿谷……大事不好了……!!”

 

“丽日同学她,不见了!!”

 

“切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丽日的话,不应该在和小梅雨一起吃烧烤吗?”绿谷先给切岛倒了杯水,想让他缓一下,再听他细讲。

 

“就是各种找不到人,手机也打不通,问了梅雨也说不知道在哪里……”

 

就在这时,绿谷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丽日御茶子”。

 

“什么嘛,丽日不是有好好地带着手机吗?”说着,绿谷便接起了电话,“喂,丽日你现在在哪里啊,切岛他……”

 

「绿谷出久,是吧?」手机的那一头传来的是一阵陌生的男声。

 

听到这个声音,绿谷的表情立刻变得认真起来,严肃地问道:“是谁?”

 

「呵呵。丽日御茶子现在在我的手上。如果想救她的话,就按照我的话去做吧。」

 

“我凭什么相信你?”

 

「小久,救救我……」

 

从手机那头传来的无疑是丽日的声音,这让绿谷不禁瞪大了眼,缓动唇齿,语言中充满着愤怒:“快放了丽日,你到底想怎样?”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2号楼四楼,高二五班,那里我放了一道题目,如果你能解决的话,我再告诉你下一步怎么做。」

 

不顾切岛的疑惑,绿谷夺门而出,飞奔到四楼的高二五班。

当然,教室里空无一人。在教室靠左边的窗户上贴了两张白纸,一张白纸上写上了那个人出的问题。另外,在边上显眼的位置上,放上了答题用的水笔和毛笔,还有一盘子墨水。

 

“已知这是地球上最重要的化学反应的反应过程……这不就是光合作用吗,还写那么长段。”

 

“不对,我为什么要这么认真地读题,得抓重点才是……”

迅速扫过题干,绿谷发现这其实只是一道很普通的有关生命科学能量代谢过程的填充题,便拿起了水笔迅速在白纸上答题。

 

“这样就OK了。啊不对,还有一行小字……「请用毛笔画出箭头」,真是奇怪的要求……”话说这么说,但出于丽日的安全考虑,绿谷还是沾上了墨水,加粗了用水笔画下的箭头。

 

当他把毛笔放回笔架上的时候,他的手机立刻就响了。

 

「太慢了!你是想让丽日被这样那样吗!?」

 

“住手!你到底想干嘛?”

 

「下一题在三楼的高二一班。」没有理会绿谷的发问,手机那头又下了新的命令,「别太磨蹭,否则我可要对丽日这样那样了哦。」

 

绿谷的怒气可以说是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散发在空气里,接着再次夺门而出,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了三楼。

不过,当他看到贴在高二一班窗户上的题目的时候,他整个人是懵的。

 

“居然是有机推断……还是那么长的题干……”

绿谷作为一名擅长文科的男生,对于理科,尤其是化学中的有机推断是最没辙的。如果说刚刚那道过程补充还可以靠记忆背诵来补充推理的薄弱,那这道有机推断根本就是纯粹的推理。

 

“冷静下来,没事的,只要找到突破口,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反复阅读题干,并用水笔划出了关键词,绞尽脑汁地思考,尽管如此,绿谷还是花了上一题两倍多的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

 

“然后用毛笔把碳碳单链加粗就行了……可恶,浪费太多时间了。”

 

正如他所料的,在他放下笔的那一刻,手机就响了:「你丫的是白痴吗?这种题目需要做这么久吗?现在都几点了?你还管不管人质的死活了,是不是非要我撕票不成?」

 

“等……”

 

「下一题,二楼公共教室,给我再七点五十之前做完,不然,我可不过丽日会变成什么样子。」

 

绿谷看了一眼时间,七点三十三,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没有多想,他再次冲下了二楼。

 

贴在公共教室的题目让绿谷瞬间想到了不久前的某道数学压轴题,不如说,这就是一道数学压轴题。

对此,绿谷尽可能地抑制住自己不要爆粗口。

如果是考试,他还可以战略性放弃最后一小问,但是现在,他必须答出全部的问题才行。

 

“函数应用吗?……没事,只要冷静点,肯定没问题的。”

绿谷拍了拍自己的两颊,准备开始答题。

 

“只要再画上这条直线和这个抛弧线相交就行了……弄了半天,分段只是个幌子啊。”

正好压点,绿谷勉强做完了这道题目。然后,铃声如期而至。

 

「3号楼天台,赶紧给我过来,不然我就撕票了!!!」

总感觉,对面好像比自己还着急,绿谷是这么思考的。

3号楼和2号楼离的很近,若是在天台的话,能够看到自己的情况也不是不可能,要是自己能够早点发现这一点的话,也许就不必做这种题目了,绿谷一边奔跑着一边暗叹自己的愚蠢。

 

片刻,绿谷大喘着粗气来到了3号楼天台的门前。虽然他从刚才就隐约感觉到此事有些蹊跷,但生性谨慎胆小的他还是紧张了起来。

 

打开之后,我会面对什么,我该怎么做呢?

 

带着这个疑问,绿谷出久,转动了手柄。

 

秋日的夜风是有些萧瑟的。在开门的瞬间,夹杂着些许尘埃的干燥冷风让绿谷一时间睁不开眼。虽不是冷风刺骨,但那种干燥的刮伤感并不好受。

东京的夜空很难看到星星,就连月亮也是羞涩的不行,因此,没有灯光的天台显得有些昏暗。尽管如此,绿谷还是觉察到了一个身影,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没等绿谷开口询问,对面便向他扔了东西过来,慌乱地接过后,仔细一看,是丽日御茶子的手机和一个变声器。

大体上,就这两样东西也够让绿谷明白一二了。

 

“丽日御茶子的话,他现在正在学生会和切岛,上鸣他们一起玩呢。”

 

“小胜,这究竟是……?”

 

“废久还真是废久,你还不明白吗?”

爆豪胜己,伫立在绿谷的面前,表情和语气似乎都冷静得反常,模糊的视线中,他发现在爆豪正指着身后的2号楼。

匆忙地跑到他旁边,才发现自己刚才用毛笔加粗的部分,竟如此明显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像是形成了什么文字。

 

“ス……キ……ダ?”

 

“君が好きだ、デク。”

 

携着金砂,第一束花火划过了天际,在夜幕中绽放。片片的火光在空中坠落,代替星星陪在月亮的身旁,点亮了昏暗的天台,让两人能够看到彼此的表情。然后,各式的烟火接二连三地在夜空中放出了自己的光彩,彻底打破了夜空的沉寂,光彩夺目的花瓣把它装饰得如同白昼般闪耀。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的,只要有第一束,那便足够了。

 

 

 

 

 

 

“废久,你高二的文理分科打算怎么选,我记得你是想选理吧?”倚在护栏上,爆豪仰望着天空,这么问道。

 

“诶?你怎么会知道?明明我的文科成绩更好,还以为你会觉得我会选文来着的……”

 

“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出那些题目啊?”

 

“难道不是为了表白吗?”

 

被绿谷这么一反问,爆豪稍许害羞地脸红了起来,不过周围太过昏暗,绿谷并没有看出来了。

 

“是说你如果连这么简单的题目都做不出就别选理科了啊,你个笨蛋!”

 

“诶……那小胜呢,小胜也会选理吗?毕竟你……”

 

“不啊,我选文。谁让轰那家伙选了文,虽然八百万选理了有点可惜,不过嘛……”

 

“诶诶诶?为什么不选理啊!你不选理的话,我选理还有什么意义啊……啊不对,你不选理的话,我们岂不是明年不可能在同班了啊!”

 

“只是不同班而已。反正,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将略显失望的人拥入怀中,在不那么闪耀的月光之下,静静地相拥。

而后结束了后夜祭,期待了未来的故事,两个人一起。

 

 

 

 

 

Fin


评论
热度(39)
沦为一个视奸号()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