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F

【胜出】时而晨,时而昏,但,终会光彩

*性格OOC可能有

*脑洞清奇

*内含大量私设,二设

*原创人物有

*CP:BL 胜出

*时间在高二

*文章内容可能与原作有所冲突

*祝食用愉快

 

           时而晨,时而昏,但,终会光彩

                                  ——XY&Z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眼前还是昏暗一片。没有一丝光亮,只有无尽的黑暗。

 

“身体是没有大碍了,只是……受到敌人个性的影响,恐怕失去视力了吧。”

“用橡皮头或者治愈女神的个性也没法解决吗?”

“很抱歉……我的个性无法消除已经产生的影响。”

“人类没有自愈眼睛的能力,这样的话,我的个性也起不了作用的。”

“我们现在已经在寻求各种事务所的帮助了,希望能有英雄能够治愈他。”

 

想起来了,之前遇上了敌人,我应该是打败他了,只是好像在最后关头中了他的个性,失去了视力。嘁,真是麻烦的个性。

 

……

 

“没事吧,爆豪?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找我!”

老子才不需要你的同情!

“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不会有事的,爆豪……”

不要用那种口气和我讲话!

“爆豪……果然还是……”

滚!滚!滚!

 

……

 

分针滴答地旋转,在不知道转动了第几个轮回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少年猛然起身,用力地按住胸口,喘着气,白净的脸庞析出了些许汗滴,状况看起来并不怎么好。

抬起半眯着的眼皮,几近透明的虹膜让人有些寒颤。昏暗和迷茫,这大概是那空无一有的眼眸里唯二能读出的东西了吧。

 

“没事吧?你的样子看起来不怎么好?”

 

爆豪按住了额头,晃动了几下脑袋。

 

“这样啊。马上就是晚饭时间了,要不我们端……不,你会自己下来的吧?”

 

缓动唇齿,却发现喉咙里吐不出任何字眼,再次紧闭了双唇。当然,上鸣并没有发现这一点,他最后投个爆豪一个担心的眼神之后,便离开了房间。

 

无法……出声了……

 

爆豪很清楚之前那个敌人的个性是和眼睛有关的,并不关嘴巴或者喉咙这类发声器官的事,那么从仅有的可能性中剩下来的,恐怕只有——神经性失声。

 

不爽地咂了下舌。这种不通过神经系统的发声他还是做得到的。

 

竟然会因为恐惧或者迷茫而失去发声的能力,我还真是……懦弱呢。

也许是第一次,又或许是最后一次,爆豪胜己,因为自己的懦弱而感到了害怕。

 

其实早就发现了,自从进入雄英以来,曲直的小径,豁然开朗的同时,身边的一切都翻天覆地。第一、荣誉、赞美,所有这些,属于强者的东西,不再是触手可及,那么信手拈来。所以要变强,变得更强,越快越好。就像是视力表里5.3以上一样,绝对的存在。

 

只不过这件事,也就截止到前不久为止了。

 

完全失去颜色的黑暗已经再无成为明星的可能。同时失去了两种机能——视觉和言语,这让爆豪原本就十分优秀的五感变得更加敏锐,甚至连直觉都变得准的不行。说话时的呼吸频率,心跳速率,唇齿颤动的幅度,身体的气味,以此推测出的心理活动,似乎这一切爆豪现在都能感受的到。十分恶心。

 

同情不能让自己变强,不能赚钱,不能让自己成为世界第一的英雄,那这玩意有个屁用。根本不明所以,这种事难道可以治好伤口吗?

 

他人言行里所夹杂的同情、担心、忧虑; 由黑暗引导出的,来自内心的恐惧 ,这些都是第一所不需要的东西。而它们现在,却时刻萦绕在身旁。

 

爆豪摊开了右手手掌,放在眼前,尽管漆黑的视野里感受不到任何东西。

 

硝烟在掌部中心扩散,硝酸甘油特有的气味刺激着鼻腔,有些难受,但其实无所谓。柱起其他人准备的拐杖,爆豪走下了楼。

和平时一样,点了一份辣咖喱,虽然看不见也说不出话,但只凭指指点点也能顺利完成点餐。考虑到心理问题等因素,爆豪的一言不发也没有引起其他人过多的关注。

 

“那是二年级的爆豪前辈吧?”

 

“一年前淤泥事件和神野事件的那个啊,最近好像又卷入什么事里了。”

 

“是啊……总觉得好可怜,每次都是受害者……”

 

受不了边上人的闲言,切岛忍不住呵斥:“我说你们啊!”

 

“切岛你冷静一下啊,别站起来,坐下,快坐下。”

 

被前辈训话后,一年级的人也只好闭上嘴安静地吃饭。随后切岛坐回了位置上,也看向了爆豪,说起来爆豪这个人,只要一定下来真的会安静得可怕。

 

即使是切岛,也知道这种时候,并不适合伸手。

 

爆豪吃的很快,大概不到五分钟就全部食用完毕了,收拾完之后他立刻就离开了食堂,没有多余的动作,食堂里其他人的杂谈实在是让他发指。

 

……

 

“咚·咚·咚”

 

“那个……小胜……在吗?”

 

“我……进来了哦……”

 

夜里,稍晚一点的时候,出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觉得我应该去看看他”这种某明其妙的原因,绿谷颤颤巍巍地打开了爆豪房间的门。

 

爆豪的房间一如既往的干净,所有的物品都摆在应该摆在的位置,似乎并没有因为爆豪的失明而变得无所适从。

仔细打量了这个房间,绿谷在床角出发现了爆豪——他正缩在那边。或许,用缩这个字并不太适合,大概只是曲起了右腿,低下了头,将脑袋沉在了右臂勾起的缝隙里,这样无力的姿势。

 

“小胜……?”

绿谷小心翼翼地走进房间,生怕惹得爆豪不满。

 

“是睡着了吗……”

当他这么自言自语的时候,他才意识到爆豪已经抬起了头正看着自己。

 

“啊……抱歉擅自进来了……”

 

没有回应,爆豪那双没有颜色的眼睛盯得绿谷发瘆,比任何时候都甚。

 

“说点话吧,小胜……”

见爆豪一直没有回应,绿谷便狠下心一步一步靠近他。

 

虽然一点都看不见,但是无论绿谷怎样压低步幅,现在的爆豪依旧可以清晰地察觉他的行动。于是,不爽地咂舌。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特别是绿谷。这些东西只会让他原本就很烦躁的心更加杂乱不堪,他需要的是安静,绝对的安静,这样才能够让他思考,规划,整理接下来的事。

 

“呐,小胜……”

不知不觉绿谷已经走到了爆豪的跟前,当然,爆豪是知道的,通过声音的远近。虽然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什么,自己想要做什么,但绿谷还是伸出了手,只不过还没有触碰到爆豪,便被他强硬地拽着手腕,一口气摔在了墙上。

 

“好痛……你在干什么啊,小胜!”

突然的撞击痛得让绿谷闭起了双眼,调整好姿势,揉了揉吃痛的头部,绿谷睁开了眼。只见爆豪已经从床上跳下,压在了自己身上,揪着自己的衣服,拼命开合着嘴唇,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啊,小胜……”不知是否是错觉,绿谷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哽咽。

 

爆豪现在是怎样的表情?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多数的情感一口气涌了上来,他早就不明白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了。

他讨厌别人的同情,施舍和多余的担心,这点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只是,现在的自己,大概已经没有拒绝这些东西的力量了,因为,自己也在害怕,在恐惧着漫无止境的黑暗。

不爽,实在是不爽,就算如此,那种高高在上,把自己当成儿戏的样子实在是令人不爽。哪怕是认同了那份力量,这个底线也决不允许越过。

但是,一次又一次,每一次自己往往都是被拯救的一样,却从来没有将谁从漩涡中拉出来过,不,或许有,但是不足挂齿。明明早已规划好了未来的蓝图,却总有东西把他糊成一团。

 

反正,我大概也只能是个“废久”了。

 

就这样沉寂会不会太怠惰?

如此饕餮着力量意义何在?

如何面对对于某物的贪恋?

自己的傲慢应该何处安放?

这样的愤怒又该向哪发泄?

自己到底又在嫉妒着什么?

 

还有,魑魅魍魉啊,不要在昏暗之中勾起性欲啊!

 

绿谷他是知道的,自己的眼眶里正噙着泪水。

其实他也不是很明白自己的泪腺为什么会这么发达,明明没有想哭的意思,但泪腺总会在自己想表达高涨情绪的时候分泌出大量的泪水。这一体质一直被小胜吐槽,也是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

 

但是,在没有悲伤没有喜悦也没有高涨情绪的现在,他为什么想哭呢?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眼前的这个人吧。

 

“发不出声音了吗……”

 

如此询问。爆豪松开了揪着衣领的双手,任由它们无力的垂在两侧。

不知道是谁的泪水浸湿了谁的衣裳。


评论(7)
热度(48)
沦为一个视奸号()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