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F

【胜出】时而晨,时而昏,但,终会光彩 ②

*性格OOC可能有

*脑洞清奇

*内含大量私设,二设

*原创人物有

*CP:BL 胜出

*时间在高二

*文章内容可能与原作有所冲突

*祝食用愉快


前文链接


如此询问。爆豪松开了揪着衣领的双手,任由它们无力地垂在两侧。

不知道是谁的泪水浸湿了谁的衣裳。

 

那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小时候经常会去一起爬山,好像还会进行什么捉虫比赛什么的,然后无视父母们的关照,满林子的乱跑。

 

虽然好像我每次都输……

当然每次赢的都是我……

 

也会有这种事呢,明明小时候很交好,长大了却形同陌路,这样的感觉。不过说到底,友人和陌路之间的距离,是用什么来计算的呢?

 

其实对儿时森林的印象已经不那么深了,只记得,那是一片仿佛与世隔绝的地方,没有敌人,也不会有英雄。只是静静的躺在树下,就能感受到时光划过脸颊的气息。

 

流光似水,树木错落有致,青草细沙,蓝蝶飞舞,一切都是那么的静谧。隐秘的林间小道,狭长而神秘,它的尽头连接的究竟是什么,怕是苍翠山峦吧。

高大的水青冈稀疏着,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洒下,只是倚靠在树干上,就能看到那澄明光线倾入泥土的样子,温暖,又不失柔美,合着绿茵的清香,上演了一曲淳朴的乐章。

绿谷就躺在这些树木之间,在光线不及的一隅酣睡。漫无边际的树丛在远处蔓延开来,形成了一道围栏,将他围裹,不让其他人发现。

虫鸣兽嚎,稀稀落落的,不成章法,却也意外的动听。时不时的会有不知名的的蝴蝶在他那藻绿的发梢洒下鳞粉,在他的鼻尖稍作停歇。也会有松鼠爬到枝头,在俊美乔木的上方,俯视着这四岁小孩年幼的脸庞。

 

一切生命都静寂地茂盛着,从这里开始,没有打扰的。

 

“出……”一声,打破了宁静的平衡。

 

“又睡着了吗?”爆豪走到绿谷的面前,不知道是否应该叫醒他。只不过,大人们在着急了,这点是可以肯定的。

 

“算了,大人什么的,见鬼去吧。”

如此嘟囔着,将身子沉入草坪,倚在土黄的树干上,阖上了双眸。感受风路过时发出的风铃声,感受森林的气息漫过鼻尖的幸福,感受边上的心跳和呼吸,然后,陷入了梦乡。

 

—小胜吗?                                                   —嗯。

—又被你找到了呢。                                     —谁让我比你聪明呢哈哈。

—下次,下次一定找个你不会发现的地方!  —你试试吧!反正不管你在哪里……

 

 

 

 

“我都会找到你的!”

 

沉寂数秒,绿谷抬起手触碰了爆豪的掌心,如此说道,字字重音。

然后,像是被处以了“极刑”一样,爆豪竟笑了起来,尽管,没有任何笑声。

 

“啊!小胜的脑子坏……”

没等绿谷说完,爆豪上去就是一拳。

 

“好疼……”绿谷捂住了被爆豪打到的右脸,不过实际上爆豪的力道并不是很重,像是象征性的惩罚一样。

 

“小胜会对我笑什么的,简直就像做梦一样,感觉像是回到了小时候……”

 

等绿谷说话,爆豪摊开了绿谷的手,然后用手指在他的掌心比划着:

我们果然想起来同一件事

写下来这样的文字。

 

“诶,这……啊,这样啊,明白了。同一件事是指小时候的事嘛?”明白了爆豪的意思后,绿谷问道。

 

爆豪点了点头。

 

然后,陷入了沉寂。

就算知道对方刚才正和自己想着同样的事,也没人保证他会和自己有着同样的想法。

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不知道说什么才能不戳中地雷,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不知道究竟如何是好。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结果十多年的交情,也不过如此吗?

 

那还真是,有些伤悲呢。

 

“果然,还是能回到小时候就好了……”绿谷的话打破了有些短暂的沉寂。

 

“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用去想,只要是自己想做的,都可以肆无忌惮地尝试一遍……”

 

“而且……”就算待在你身旁也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那是怎样奇怪的感觉?绿谷自己也说不清楚。

羡慕?那是肯定的,身边有这么一个天才,哪有不羡慕的道理。然后,伴随羡慕的便是嫉妒,可能只是一点,但绿谷确确实实嫉妒过爆豪,也不止一次。他的傲慢,他的暴言,又让嫉妒这一负面的土壤里诞生出了新的情绪——憎恨。这几乎伴随着嫉妒诞生的情绪陪伴着绿谷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虽然从来没有对他表现出来,也对这样的自己厌恶不已,但它确确实实存在着,直到,自己不再是无个性那一天起。

然后,嫉妒和憎恨变成了什么?绿谷也不是很清楚,可能和羡慕融合了吧,也可能,转而成为了一种期待,期待自己有朝一日能和他一起站上更广阔的舞台,可能……还可能是什么呢?

并不知道。

 

然后,绿谷的双眼定格在了爆豪的脸上,他并不渴求自己能通过盯着爆豪的脸来得出答案,只是,能在这种情形下看到爆豪的脸会让他感到些许安心。

半眯起的双眼显得有些没有生气,几近透明的虹膜对绿谷而言也有些陌生。果然还是红色的更好看啊,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冒出这样的念头。

一样的脸颊,一样的嘴唇,一样的眉毛,一切都没有变过,那么,究竟什么改变了呢?

 

生命和生命的相遇,究竟会萌生什么?

 

 

那你的梦想该怎么办?爆豪在绿谷的手上写下来这样的句子。这样冷不丁的问话显得有些突兀,不过这样难怪,毕竟爆豪并不知道绿谷正在盯着自己。

 

“嗯?啊,哈哈,开玩笑的啦,怎么可能真的抛下自己的原点退回到小时候呢。”

 

“不过……确实有那么几次想过要逃……”

想逃避OFA的担子,想避开你。想避开很多东西,但是什么也避不开。太多东西一哄而上,摊在面前,早已冲刺惯的身体被迫停滞,结果,累了,烦躁了,不想考虑那么沉重的东西。

 

但是,你已经没有退路了。爆豪写道。

 

是啊,已经没有退路了。是别人托付的,也是自己选择的,这条路,必须得跑下去。

 

接着,爆豪写下了令绿谷难以理解的句子:不要出声。

五指拨动藻绿的发丝,而后缓缓移动到后脑,稍微施加了些许力道,将他的额头与自己的相处,然后两唇想触,不过只是蜻蜓点水,便迅速分开。

 

爆豪想要做什么,绿谷还是有些头绪的。长久的黑暗往往会引起很多情绪,像是恐惧,或者期许,又或是,性欲。

明明对方是个男的,明明对方是小胜,但绿谷却没有丝毫抗拒的心理,没有兴奋,也没有抗拒,只是静静地,让这些事情发生。

 

“真的……要这样吗?”

 

不知道,但是,这样的感觉,无法放下不管。

 

“说的也是……”


破单车


算了,管他的。

 

 

日落而昏,日出而晨,而后昏晨。

 

 

废久,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评论
热度(25)
沦为一个视奸号()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