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F

【胜出】时而晨,时而昏,但,终会光彩 ③

*性格OOC可能有

*脑洞清奇

*内含大量私设,二设

*原创人物有

*CP:BL 胜出

*时间在高二

*文章内容可能与原作有所冲突

*祝食用愉快


前文链接

 

 

废久,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次日,受到爆豪的委托,绿谷来到了一年级的校舍。

 

“一年级辅助支援科……”绿谷抬头看了眼班牌,确认和纸上写的一致的时候才停下来脚步,“应该就是这里了。”

 

绿谷敲了几下门,说道:“请问,嗯……魂御叉戟同学在吗?”

 

“找我?”

听到了绿谷的叫喊,名叫魂御叉戟的少年走了出来。一头杂乱不堪的亚麻色头发,像是刚睡醒般毫无生气可言的眼神,沉重的眼袋和不修边幅的打扮。这家伙真的没问题吗,绿谷在心里默默地吐槽着。

 

“啊没事的,我去厕所洗把脸就好……啊哈……”说着,魂御便打着哈欠向着厕所走去。

 

他听得见我的心声?

看着魂御离开的身影,绿谷不禁瞪大了眼。

 

抱着这样的疑惑,绿谷在那里等了几分钟,接着魂御从厕所里走了出来。说是洗把脸……他其实就真的只是洗了把脸,头发还是一样的糟糕,眼神还是一样的死沉,不过校服倒是整理过了。

 

“抱歉,绿谷前辈让你久等了。”虽然表面一副邋里邋遢的模样,但魂御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很有礼数的。

 

“没事没事,”绿谷连忙摆手,接着说道,“我是来替小……爆豪来拿东西的,听说你已经做好了?”

 

“你说意识表达器吧?确实是做好了试验品,不过爆豪前辈真的想要试试看吗?我还以为当时只是随口一说,而且他现在还那副样子了……”

 

“没关系的,小……爆豪是那种言出必行的人,所以你就放心交给他做测试吧。”

其实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绿谷已经后悔了,因为他分明地看到了魂御那如死鱼般的眼睛里,竟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爆豪前辈果然超棒的啊!!!”

 

不好,好像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绿谷内心如此吐槽道。

 

“不仅人帅,还样样全能,虽然性格看上去有点糟糕,但实际上其实是个非常非常非常好的人呢!”量谁也不会想到死沉如魂御,居然会在提起爆豪的时候表现出如此激动万分的姿态。

 

“而且而且!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我做这个机器,只有爆豪前辈说了‘要是做好了,我帮你试试吧。’这样鼓励我的话,我当时真的,非常非常感动!”虽然大概是因为不小心把我的半成品砸了才说出这种话的。

 

“果然,还是爆豪前辈是我最最最最喜欢的英雄啊!!!”

 

“嗯嗯,我明白,我明白了,所以那个,冷静一点?……”绿谷苦笑着,做出手势试图让魂御平复情绪。

 

“啊,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就太激动了……”平定好情绪,魂御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露出了一副道歉的表情,然后说道,“嘛,有空的话,和我去一趟开发工厂怎么样,我把试验品放那里了。”

 

“可以啊。”

 

然而,打开开发工厂的大门,两人只见内部一片狼藉,连落脚点都很难找到。

 

“一定是发目前辈干的好事……”魂御一脸黑线,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交代,“不好意思啊,绿谷前辈,你可能得等一会儿,我估计得找上一段时间了。”

 

“没事没事,我就在这等你好了。”

 

于是,魂御投入了全是试验品的机械堆里寻找起来。只是把绿谷一个人晾在一边,未免太可怜了点,于是他便打算和绿谷聊天。

 

“我说绿谷前辈!”

 

“怎么了吗?”

 

“你认为灵魂应该寄宿在哪里呢?”

 

“哈?”魂御这个冷不丁的问题让绿谷不知所措,便打算随便搪塞一句,“心里?就算你这么问我我也不清楚啊。”

 

“那,”这时,魂御已经找到了他的意识表达器,转过身,突然一改之前的死沉,一脸严肃地看着绿谷,问道,“如果心灵之窗被封闭,那么,灵魂将会何去何从?”

 

半眯起的双眼睁开,从灰银变幻成耀金的眼眸直视着绿谷,加之他那严肃的神情,让绿谷不禁吞咽起口水。

可能,没法搪塞这个问题了吧?绿谷这么觉得。

 

心灵之窗,这大概是对眼睛的比喻吧,那心灵之窗的封闭指的是双目失明,还是别的什么?并不清楚。说到底,就算双目失明了,灵魂也应该还在心中吧,难不成……

 

会飞向别的地方吗?

 

“我……”尽管如此,绿谷既不是神学者,也不信仰什么宗教,魂御这样的问题实在是太刁难他了。

 

“哈哈哈,别太当真,只是随口一问而已,给,意识表达器。”眯起眼微笑着,魂御递给了绿谷一个手表大小的机器。

 

“就是这个?比我想象的要小诶,啊,我并没有怀疑你的实力的意思,魂御同学。”

 

“叫我叉子就好了,这样听起来比较舒服。”

 

“那……叉子?”

没有回答后半句啊,难不成是已经读出我的心思了?应该是这样的吧。

 

“嗯嗯。总之,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放学之后我一直都在的。”

 

简单地招呼之后,绿谷离开了开发工厂回到了宿舍。在某间房间里,爆豪正等着他,不如说,除了等他之外,爆豪也没别的想做的事情了。

 

“小胜我进来了咯?”

 

“总之东西到手了,嗯……我帮你带上吧?”绿谷如此询问着,但爆豪并没有给出什么反应。

 

没回答就当是默许了吧,绿谷是这么考虑的。

立起爆豪的衣领,将意识表达器别在了上面,然后,按照叉子给的说明书,绿谷将两根缠绕在本体上的线的探针分别插进了后颈和左胸。

 

为了读取神经传递的信息插进靠近脊髓的后颈还能理解,但是为什么还要插进左胸呢?为了读取心率?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绿谷并不是很明白叉子如此设计的原因。

 

“姑且就这样吧……”绿谷翻下了爆豪的衣领后走远了些,仔细打量了一下——看不出衣领上别了些什么东西,那些线也藏的很好,没什么违和感。

 

“那就,稍微测试一下吧?小胜,回答我一问题吧?嗯……”

 

“如果心灵之窗被封闭,那么,灵魂将何去何从?”

绿谷也不是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脱口而出的会是这个问题,怎么想都是叉子的错吧。

 

“哈!?废久你脑子是秀逗了吗?”爆豪的声音通过意识表达器几乎完美地表现了出来,声线简直完全一致,就连语气都一模一样。

 

“好厉害……感觉真的像是亲口说出来的……”绿谷如此感叹着,为前几分钟还在怀疑叉子的能力的自己感到惭愧。

 

“那家伙意外的能干嘛。”

 

“不过废久居然真敢直接帮我带上这东西,他不怕被我打吗?”

 

“对了,之前就很想说了,废久的手真他妈粗糙,痒死我了。”

 

而就在此时,意识表达器放出了类似心理活动般的话语,弄得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空气变得凝重,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然后,“砰”的一声,硝烟四起,火光四射……

 

 

“所以……这就是你们炸了试验品的原因吗?”

开发工厂内,绿谷和爆豪带着意识表达器的残骸来到了叉子的面前。

 

“是的……抱歉,魂……叉子,明明才刚刚给我们没多久就弄坏了,真的很抱歉。”一边,绿谷不断向着叉子鞠着接近90度的躬,而另一边的爆豪则别过了头,虽然表现的比较冷淡,但看上去他也一样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的没事的,反正也只是试验品,图纸还在,我再做一个就行了。”叉子连忙摆摆手,接着说道,“不过会表达出心理活动什么的,我当时也没考虑这么多……估计以我的技术恐怕也很难修整好了。不如加个开关怎么样?到时候想说话的时候就开,不想说话的时候就关上,这样应该就没事了吧?”

 

绿谷和叉子都把目光放在了爆豪身上,等待他的答复。爆豪先是犹豫了一下,随后又点了点头,毕竟有求于人,恐怕爆豪也不太想为难叉子吧。

 

“那就这么办了,你们可能要等上一段时间,没事吧?”

 

“没问题没问题!”

 

“对了……”

听到叉子说出这个词的时候,绿谷其实是拒绝的,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要问为什么绿谷会这么想的话,因为他分明地看到叉子的瞳色由银色变成了金色——那是他发动个性时的征兆。

 

“机会难得,不来一发灵魂交换吗?”

 

没等绿谷拒绝,叉子便一口气亲了上去,是的,嘴对嘴的亲了上去。这让绿谷当场当机,大脑几乎无法思考,只是本能地推开,然而推开之后才发现,他竟然推开了“自己”。

 

“身体交换了!?”呆在叉子体内的绿谷叫着。

 

没有理会绿谷的叫喊,叉子接着又吻上了由于看不见而不知所措的爆豪。随后,呆在爆豪体内的叉子又立刻亲吻了呆在叉子体内的绿谷。

 

其过程发展的极其迅速,不难看出,叉子早已是熟门熟路了。

 

“那,你们好好玩哦~”带着俏皮的口气,叉子挥挥手进入了开发室,并特地锁上了门。

 

“我去你大爷的,你个混蛋给我回来啊喂!”难以想象从绿谷的口中会喊出如此粗鄙之语,但这确确实实的发生了,呆在绿谷体内的爆豪奋力地敲着开发室的门,但叉子死活不打开。

 

“看样子你很想被打飞啊!”“爆豪”活动着指节,鬼知道他究竟要如何扭曲面部肌肉才能让绿谷这样一张有点娃娃脸的脸蛋露出如此凶狠的表情。

 

说起来,身体交换之后,我的个性究竟是哪一种呢?算了管他的,老子赤手空拳都能把这扇门踹飞。

 

而在“爆豪”动手之前,叉子在门后说道,“在把门踹飞之前,不先看看嘛?”

 

“看看?”

爆豪这才意识到,尽管交换了身体,但他始终没有睁开眼,可能是因为早就适应了黑暗了吧。于是,缓缓睁开双眼。虽然绿谷的眼睛并没有长时间沉浸在黑暗之中,不过爆豪还是本能反应似得,仅仅睁开了一条缝,像是在让灵魂适应光明一样。

 

开房工厂里没什么窗户,不过即使是夕阳的余烬和白炽灯那微不足道的温度也让“爆豪的双眼”感受到了久违的温度。


“让我睁眼看看什么的,叉子这混蛋在说些什么呢?”环顾了四周,还是一样的他所熟悉的开发工厂,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喂,废久!”试图叫唤和自己交换身体的人,但没得到任何回应。


“喂!喂!”
爆豪大概明白了叉子所说的要他“看看”的是什么了——突如其来的黑暗和无法发声的痛苦会带给人怎样的感觉,爆豪再清楚不过了。


“叉子那混蛋,绝对要杀了他。”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无尽的黑暗,像是走在漫无尽头的黑色迷宫,将耐心消耗殆尽。
即使想要出声,也挤不出一个字眼。所谓的神经性失声即使在身体交换之后也一样适用吗?这点可以记在笔记上呢。

小胜这几天一直都在感受些这个吗?该说真不愧是小胜吗,换做是我,早就崩溃了吧。

看不见还不能求助什么的,实在是太痛苦了。光是几分钟的时间就让人如此焦躁不安,坐立不安,已经……待不下去了。

 

想要睁眼看见,想要大声呼喊。没有光明的世界什么的,我已经不想再看到了!

 

不安,恐惧,焦躁,落魄……无数的负面情感油然而生,交织在心头。

然后,无色的眼眸凝上了水雾,眼角聚集起了泪珠。

 

为什么会想哭?

 

不知道,完全弄不明白,这明明又不是自己的泪腺。究竟是什么情况,是因为黑暗太可怕了?还是说是发不出声太过痛苦了?或者这两者结合在一起产生了1+1>2的效果?

 

又或是,单纯地,因为感同身受了?

 

谁知道呢。或者说,答案早就明确了吧,自己会为了什么而产生“感同身受”这样的想法。

 

绿谷微微抬起头,用手遮住了脸,尽量让爆豪的脸上不要出现泪水,毕竟,他也不希望看见爆豪流泪,那玩意实在和爆豪太不般配了,绿谷向来如此觉得。

 

 

“喂,别露出这幅表情啊。”说不上是责斥还是安慰的语气,爆豪伸手拉开了绿谷遮在脸上的手掌,随后如此开口,“反正等会儿就能恢复了。”

 

那,小胜又要看不见了,是吗?

虽然很想这么问,但无奈,绿谷现在发不出一点声音。

 

那种事,怎样都好吧。

看着自己的面孔,爆豪的心里不禁有些感伤——原来我也曾这么狼狈吗?

 

尽管谁都没有出声,但是他们确实听到了声音——来自心灵而又直击灵魂的声音。

 

然后,当藻绿色的眼眸撞进无色眼眸里的时候,一股奇妙的感觉一涌而上,如同灵魂幻化成数根灵线——缠绕、扭曲、复原、相连——又像是缠绕在一起的绳结,在无法名状的地方纠缠不清,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情感吧——是心灵,亦或是灵魂,满溢至具现。

 

虽然无法看见,但绿谷确实在那无尽的黑暗之中找到了一点微光,如同星光一般孱弱却夺目,而在那束光里,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绿谷始终没有搞清楚,可能是大脑自作多情地把视网膜上的某个电信号当成了虚影,成了像了吧。

 

互相交换的灵魂,逐渐接近的心灵,轻滑地面的指尖,以及,即将触碰的……

 

“叮叮 叮叮 叮叮·叮叮叮!”

 

“淦!”

 

尽管爆豪很想炸了自己这个不解风情的手机,不过当他看到来电显示上是相泽老师的时候,他还是平复了心情,故作冷静地接起了电话:

 

“喂!”差点忘了自己用的还是绿谷的声音,爆豪稍许收敛了凶煞的语气,“相泽老师…吗?”

 

“爆豪!……啊,是绿谷啊……算了,谁都好。绿谷,等下告诉爆豪,跟他说,”

 

“找到拥有能够治愈他眼睛的英雄了!”

 

 

对了,姑且提一下,之后叉子被爆豪狠狠地暴打了一顿,毫不留情。

 

TBC

评论
热度(23)
沦为一个视奸号()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