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F

【胜出】时而晨,时而昏,但,终会光彩 ④

*性格OOC可能有

*脑洞清奇

*内含大量私设,二设

*原创人物有

*CP:BL 胜出

*时间在高二

*文章内容可能与原作有所冲突

*祝食用愉快


前文链接

 

“小胜……我们为什么要这个点就出来啊……”

 

次日一大早,爆豪便拖着绿谷来到了木椰区的购物中心,至于其原因,要从昨天相泽老师给他打的电话说起——

通话中爆豪被告知来自XY&Z事务所的英雄能治好他的眼睛,而那位英雄会在下午四点左右来到日本,但是由于安排紧张,校方通过百般沟通也只空出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即她下飞机后等待专车来接送的这段时间。而错过这次,下次机会可能就要等到她完成任务之后了,不过具体要多少时间也说不准,所以最好能在当天搞定。因此爆豪应该呆在机场里才是,绿谷是这么想的。

 

“你个白痴,虽然对方说是无偿帮助,但怎么也是有求于人,带点谢礼给人家不是常识吗?”

 

“什么,小胜你居然还算是个常……”

绿谷快速思考了一下,发现自己不应该对爆豪这样常识人的表现做出惊讶,毕竟自尊如他,绝对不愿意无偿地接受别人的帮助,那么会想让自己帮忙找到合适的回礼也算是情理之中。

 

于是,绿谷接着说道:“啊不是,换个问题……”这么说着,绿谷举起了自己的左手,上面看似什么都没有,不过仔细一看,在他的小拇指上绑着一根极细的白线,而线的另一端绑着的则是爆豪的小拇指。

 

“为什么要绑这个线啊,明明已经有拐杖了不是吗?”

而且这根线还是从发目同学那边拿来的,可不是什么一般的毛线——具有超强韧性和伸缩性,集耐磨损和隐蔽性为一体的陷阱类道具。当然,是试验品。

 

“那是因为是在……”

爆豪攥紧了左拳,握着细线用力后撤,被突如其来的强力作用,绿谷身体不住地前倾。

“遛狗啊!”

绷起肌肉,手背上暴起青筋,用硝烟制造出好似气流缠绕在拳头上的特效,然后,在绿谷的身子最为接近自己的那一刻,丝毫不留情地出拳,伴随着爆破声,直击他的腹部。

 

“为……什么……要打我……”绿谷捂住自己的肚子,紧闭双眼,尽量不让眼泪掉出来,吃痛地叫喊着。

 

“你刚才在想‘我居然是个常识人’吧,好啊,废久,你竟然是这么看我的吗?”以拳击掌,爆豪昂首,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孔对着绿谷。当然深知这里是公共场所,即使是爆豪也不会让个性发动,弄出些硝烟来进行恐吓,要不然触动了火灾警报可就难办了。

 

“不不不不……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啊?你还想瞒过我吗?你以为老子的耳朵是白长的嘛?”

 

又是一阵血雨腥风……

 

被爆豪打了一通之后,绿谷一遍揉着脑袋,一遍带着,或者说被牵着,和爆豪一起逛着商场。在路过一家饰品店的时候,绿谷驻足看了几眼,然后对着爆豪说道:“对方是女生的话,果然还是送饰品或者化妆品吧?”

 

“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听说她好像是法国小姐什么的,要是买饰品和化妆品给她的话,恐怕就……”

 

“大巫见小巫了……”

绿谷垂下头,按压着鼻梁边上的睛明穴,继续思考着能送给这位站在时尚顶尖的女英雄什么礼物。

 

“那土特产呢?”

 

“这种东西等下去专卖店买更好吧。”

 

“唔……那还有什么东西能买啊?”

 

“就是因为想不出才带你来的啊,白痴。”

 

说起来,这个购物中心的人流量一直很大,尤其是正值周末,无论是走道上还是店面里都是人头攒动,没有人会注意从自己身旁走过的行人,只是自顾自的向着目的地前进,就算有什么人在自己身旁消失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就跟现在的情况一样,没有任何的征兆,不像是漫画里那样会有华丽的魔法阵或是骇人的烟雾——

 

线头的一端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被扯断了。

 

“废久?废久!!”

尽管看不见,但是爆豪还是立刻注意到了异常,他感受不到绿谷的任何气息!于是立刻慌张了起来,不管掉落在地上的拐杖,爆豪在购物中心的广场上奔跑着,叫喊着。

 

但是没有拐杖辅助的他实在是难以控制方向,总是撞到行人,于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爆豪脱下了鞋子——让双脚直接感受大地,这样就能够通过触觉来感知周围的事物,至少自己周边的事物能够感受的到。

 

“没问题……能够感觉得到。”失去了两种机能究竟能让其他机能提升到何种程度,说实话爆豪自己也有些诧异。

 

然后再跑了几圈,他意识到了,绿谷早就不在这个购物中心了。

 

“可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

 

绿谷从被抓到被带到这个昏暗的房间里几乎只过去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抓着他手臂的手松开之后,绿谷立刻转过身,给那个人来了一记回旋踢,只不过被那个人用左手挡住了。随后,绿谷收回左腿,飞快地和那个人拉开距离,并保持着战斗姿势。

 

“我说,一般人会一上来就攻击吗?”

 

“很遗憾,我不是什么一般人。”

 

现在,绿谷的大脑里正快速地整理着现有的信息。

首先是这个房间,细长的空间由入口门框处向内延伸了大概两米左右,右边应该是卫生间,左边则是小小的厨房,而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则是大约十余平米的木质地板房间。周围几乎没有什么家具或是装饰,仅有的一个橱柜上也布满了蜘蛛网和灰尘。

 

废弃的公寓嘛。绿谷这么想着。

 

然后是面前的这个男子,看起来不是很大,大概也就是20岁左右的长相,一般体型,当然,仅凭这点就判断年龄还是太过草率了。蓝黑的中发,红色的棒球帽,上面架着一副普通的宽边墨镜,蓝色的开衫夹克,藏蓝的牛仔裤,以及一双黑色的短靴,怎么说呢,一副十分常见,算得上简单的打扮。

如果真要说有什么地方比较特别的话,恐怕就是那双没有高光,漆黑而深邃的眼眸了吧。

 

不非主流不杀马特,这人究竟是不是个敌人啊?

 

最后,是刚才的那记踢击。绿谷姑且用上了10%左右的力量,但是那个人的左手却毫发无损,连一点擦伤都没有,但他自己确实有踢中的实感。

 

是“冲击吸收”或者是“个性消除”吗?

还是说……

 

“单纯地被挡下来了吗?”

 

“Oui!(法语:是)”男子打了个响指,然后给予了绿谷的猜测以肯定。

不过,从男子口中脱口而出的不是日语而是法语,这让绿谷有些诧异,不过这点小细节和其他的东西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了,反正他也会日语,应该不会有语言障碍的吧。

 

然后,男子张开了双臂,双手附上了一层灿黄的光膜,瞳孔里也发出了淡黄色的微光,而绿谷的全身也不知何时覆盖了一层黄色的光膜。接着他右手一挥,没有被任何外力施加,绿谷硬生生地撞在了墙壁上,脸部紧贴着墙壁有些扭曲。

 

“这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最不起眼,可也是最强大的个性之一,‘念力’哦。”男子轻笑着,眼里满是轻蔑。

 

随后,绿光窜动,绿谷立刻使用了全覆盖,以墙壁为跳板,奋力起跳,挣脱了那层光膜,然后握紧右拳,牟足全力冲向男子。

 

10%不行的话,那就来20%的!

 

缠绕着电流的拳头重重地打在了男子仅用右手构建起的念力壁上,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20%的拳头在男子的念力壁面前就像雨点落在水泥地上一样,无法构成任何威胁。

 

没等绿谷那瞪大的眼珠子里能冒出个什么来,男子的左手一把按住了他的头部,然后,毫无征兆地,绿谷被转移了出去,以头朝下的形式,落在了地板上。

 

直击头部的疼痛感让绿谷难免露出了吃痛的表情,但真正让他“痛苦”的不是这个。起身,重新调整好战斗姿态之后,绿谷问道:“‘瞬间移动’和‘念力’……难道是复数个性吗?你究竟……?”

 

“‘Take and Give’这是我个性的名称,嗯……要是做个比喻的吧,差不多就是‘All For One’的感觉吧,不过性质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见绿谷没有立刻攻过来的打算,男子干脆坐在了地板上,似乎是觉得绿谷根本奈何不了他。

 

事实也确实如此,当绿谷听到“all for one”这个词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傻了,虽然没有感受到类似AFO那样的恶意,他的双腿还是颤抖了起来,仅仅是联想到那时的画面他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像置于温室的冰水,额上的冷汗如雨下。绿谷攥紧了拳头,好像这样能缓解他的不安,然后继续问道,不过这次的声音有些发颤:“你到底是……什么人?”

 

“‘Mort-Ailes’,嗯…用你们这边的话说的话,是叫做‘死亡之翼’吧?差不多就这意思。”

男子眯起了双眼,扬起嘴角,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绿谷。

 

死亡之翼,绿谷对这个称呼并不陌生。三年前巴黎的大规模暴乱就是由他而起的,其规模和破坏程度之大以至于日本的各大的电视台也在不停滚动着这个事件的进展,绿谷便是从那个时候起了解到他的。不过他最后并没有被捕获,巴黎暴乱之后也一度销声匿迹,沉寂了几乎3年,而这样一个人却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咽了咽口水,绿谷接着问道:“你来到日本,有何居心?”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那么多问题,大概是为了给自己做好准备的时间吧。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话很多啊?嘛,算了,反正时间还早。”

 

“这个问题其实很好回答啊,你想想自己拥有什么就好了。”

 

要说自己有什么东西能值得这样一个敌人关注的话,恐怕也就只有,“One……For All……”绿谷如此说道,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东西了。

 

“Oui!”

 

“那为什么不直接夺取呢,还特地把我转移到这种地方?该不会这些只是你的胡……”

 

回应绿谷这句挑衅的是一股念力波——无形的强力重拳强行将绿谷打在了墙壁上,接着,覆盖着光膜的数把刀具从厨房里飞出,一齐扎进了绿谷的双手里,将他固定在墙壁上。鲜血划过刀刃,在刀柄处滴落到地面,然后,爆发出了痛苦的叫喊。

 

“啊啊啊啊啊啊——!”

连续的痛感让绿谷难以忍受,不自觉地叫喊起来。但这不过是人体的本能反应,绿谷咬紧牙关,将OFA的力量聚集在没有被固定住的腿部,用脚后跟用力敲击身后的墙壁。然而,没有任何用处,那面墙壁就跟男子的念力壁一样坚不可摧。

 

“啊,忘记跟你说了,我在这个房间里也附加了我的念力,所以你从里面是破坏不了的。”

 

“从里面……?意思是说从外面就可以破坏咯?”

 

“是的。”男子起身,从裤兜里掏出了绿谷那偷来的手机丢了出去,当然,用念力让它好好地停在了绿谷的眼前,手机上已经拨打了一个号码。

 

“我姑且也算是个愉快犯,所以,限时一分钟,请好好挣扎吧,第九代。”

 

“喂!废久!你在哪里!!!”从手机的一头传来的是爆豪的声音,他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焦躁。

 

“怎么样,这个号码选的不错吧?”

 

绿谷没有理会男子的废话,深呼一口气,试图在仅有的时间里传递最多的信息:“小胜,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

 

“我现在被关在一个废弃的公寓里,具体在哪里我不清楚,但是我过来的途中断断续续停过11次。第一次停顿时候我们停在了购物中心北面900米左右的小区里。”

 

“倒数第二次停顿的时候在南面能看到富士山!”

 

“还有,这里能闻到些许刺鼻的气味!”

 

“这里的家具完整程度尚可,或许是待拆迁地区也说不定!”

 

“还有……”

绿谷话还没有说话,手机便被男子的念力给碾碎了。

 

“时间到了。”

对此绿谷自然是摆出了一副愤恨的表情,只不过这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自己现在太被动了而且根本无法挣脱附加了念力的水果刀。

 

“那么,我们继续刚才那个话题吧。你问我为什么要先把你抓起来是吧?理由很简单,因为只有在太阳落山以后,我的个性才是完全的,只有那时候我才能在不损耗你生命的情况下完整地分离出你的个性。”

 

“所以,”再次轻笑,仿佛一切对他而言不过是玩游戏罢了,“好好祈祷‘你的英雄’能在黄昏时刻来到之前救出你吧。”

 

不过,这就是一场游戏吧。

 

**

 

“可恶!!信息太少了吧废久!?”

爆豪奋力地捶打着身旁的墙壁,引得周围的行人纷纷避让开。

 

深呼吸几口气之后,爆豪尽可能地让自己冷静下去好去整理分析绿谷给他的仅有的信息。

 

他说中间停顿了几次,也就是说对方的瞬间移动的个性是有距离限制的,从第一次转移的距离来看,大概是直线距离1000米左右吧,那么转移了11次就是说离这里大概有11公里左右吗?距离还蛮远嘛。

接着是废旧的小区和富士山,离这里11公里左右还离富士山比较近的废旧小区应该有两个,一个靠东北一个靠西北,相隔还是蛮远的,如果分析错的话可能就来不及了。

然后,刺鼻的气味……是化工厂吗?那样的话东北面确实有一座。

不对,也许是敌人在混淆视听也说不定。

说起来他也可能在转移的途中进行了迂回也说不定,那样的话距离就不是11公里了,可能会更短……不对,也没人说他的移动限制是1000米,可能第一次转移是为了混乱绿谷……

 

说到底……和我讲话的究竟是不是绿谷本人?

 

爆豪静静地伫立在那里,他越思考越是在泥潭里越陷越深,未知的可能性和要考虑的东西实在太庞大了,凭现有的信息根本无法判断清楚。

 

可恶,要是能亲眼看到就好了。该死,就没人能让我看到更远的地方吗?只要能让我大致判断出方位就好了……可恶,为什么我什么都做不了,这样我他妈算个屁的英雄啊!

 

硝烟从手掌里腾起,这是他内心焦躁的表现。 

 

等一下……

关于眼睛的……个性?

 

TBC

评论
热度(21)
沦为一个视奸号()

关注的博客